消费制造融租

首页 > 产业融租研究 > 消费 > 消费租赁

消费制造融租

玩具租赁新模式

2021-03-16  星期二 消费制造融租 证券时报/北京晚报
玩具租赁契合了一部分消费者的需求。对于有小孩的家庭来说,玩具几乎是必备品,现在的玩具,尤其是品牌玩具,价格不低,对于一些低收入家庭来说是一个不小的负担。有了玩具租赁业务,一年花上百十元或者几百元,就可以让孩子玩到几十款玩具,自然会受到相关家长的欢迎。

生活中,有些玩具动辄几百上千元,可不少小孩只有“三分钟热度”,没玩几次就扔在一旁“吃灰”。对此,有些地方悄然兴起了玩具租赁体验馆,家长一年花费数百元,就可让小孩玩到50多款玩具。

玩具租赁契合了一部分消费者的需求。对于有小孩的家庭来说,玩具几乎是必备品,现在的玩具,尤其是品牌玩具,价格不低,对于一些低收入家庭来说是一个不小的负担。有了玩具租赁业务,一年花上百十元或者几百元,就可以让孩子玩到几十款玩具,自然会受到相关家长的欢迎。

玩具租赁有利于实现资源充分利用。玩具种类繁多,而且在不断出新,小孩看到新的玩具都有买的愿望,可是小孩对玩具容易喜新厌旧,且玩具有很大的适龄性,随着小孩的长大,对许多玩具不再感兴趣,因此被淘汰,显然是很大的浪费。旧玩具丢了可惜,放在二手市场卖,也不容易出手。玩具租赁业务的出现,显然可以为一些家庭省下相应的开支。

玩具租赁体验馆还让孩子在玩具的互通有无中,了解到其他孩子在玩什么玩具,从而拓展自己的视野。现在的家庭小型化,孩子相互往来没有前些年多,体验馆通过玩具把孩子距离拉近,能够增进孩童之间的交往,让童年生活更加丰富多彩。

当然,对于租用的玩具,很多人会担心玩具的卫生问题。

此时,玩具的及时清洗消毒就十分关键。这需要玩具租赁机构和监管部门一起,通过精细的管理加以解决。

总体上说,玩具租赁是某种意义上的“共享玩具”,对其不妨积极引导、严格监管、乐观其成。

低龄儿童是租赁主力

记者注意到,早在2000年,国内就开始出现玩具租赁行业,但最终因市场不成熟,有如昙花一现,大部分店铺以关门收场。而近5年来,随着共享经济的发展,玩具租赁再次出现,这次商家采取线上和线下相结合的方式,从上海、北京等一线城市铺开,逐步在全国推进,但仍有一些平台因种种原因关门。

“在国外,玩具租赁很普遍,像新西兰、韩国、加拿大,这些国家的社区里都会提供玩具租赁服务,有些是民间组织做的,有一些则是商业行为,还有的则是由政府牵头组织的。”“玩具超人”品牌的创始人徐舒介绍,从国内市场的发展来看,像共享单车、充电宝等已经建立了很好的经营模式,而母婴方面的闲置资源非常多,这里的市场资源还是很丰富的。

由艾媒报告中心发布的《2019玩具电商市场与发展趋势研究报告》显示,全面二孩政策的放开带动了母婴市场的兴起,催生了很多细分行业的发展,其中就包括儿童玩具。由于儿童玩具具有单价高、迭代快、闲置率高的特点,再基于较大的新生儿规模,玩具租赁有了发展机会。

“玩具租赁这块市场,还是低龄的孩子相对会多一些。”徐舒介绍说,很多玩具属于孩子成长期的短暂性需求,例如蹦床、学步车等,用过之后闲置在家里非常占地方。“大家也知道,北京的房价高,租玩具其实也是帮助家长节省更多宝贵的生存空间,同时也避免了闲置玩具的浪费,这也是一件低碳环保的事情。”

租赁玩具如何保障卫生安全,如何清洁和消毒,是家长们最关心的问题。徐舒介绍说,玩具超人针对玩具消毒设置了七道工序。每天,上千件玩具都会汇集在南六环的仓库里,经过拆分、高温消毒、PTC热风、臭氧消毒、紫外线灯照射等七道工序,最后被放在无菌室内保存,以供下次出租。在他的客户中,很大一部分比例的家长都是85后、90后父母。“可能与成长环境有关,这个年龄段的父母对于物品的占有欲没那么强烈,同时受到断舍离理念的影响,他们更容易接受玩具租赁的理念。”

或租或买家长看法不一

“我觉得玩具属于很隐私的用品,尤其对于孩子,短时间内我不会考虑给她们租玩具。”家有两个孩子的季女士说,因为两个孩子都是女儿,大女儿玩剩下的玩具留给小女儿玩,并不会显得有多浪费,而且她也尽量不买占地儿太大的玩具。

邰女士的家是典型的两居室,面积不大,在客厅的一隅有一个专门给孩子游戏的区域,占地面积有三四平方米。“这里放一张蹦床或者摆一个室内小滑梯,整个地方就被占得满满当当,要是总给孩子买玩具,家里没有那么多的空间来放。”从孩子一岁大的时候,邰女士便尝试着给他租玩具,从学步车到儿童蹦床、室内小滑梯……在租玩具的过程中,邰女士发现,孩子对玩具的占有欲望不像以往那么强烈了,跟小伙伴玩耍的时候,也乐意跟大家分享自己的玩具。

在记者走访的家长当中,近一半的家长表示,他们会根据实际情况给孩子租赁合适的玩具。“并不是所有的玩具都要买回家,说实话,孩子的玩具更新速度挺快的,要是老买新的玩具,家里也没那么大的地方。而且玩剩的旧玩具丢了可惜,要是卖到二手市场,也不是很容易出手的。”

省钱不占地儿成优势

在一家购物中心三层,一家玩具店铺吸引了不少小顾客。“快看快看,这里有小马,我想要。”一个还不到一米高的小女孩儿拉着爷爷的手,兴奋地看着店里的摇摇椅撒娇。

“除了卖玩具,我们还给小顾客提供了玩具租赁的服务。”店员宋女士说,在店里销售和租赁的玩具各占一半。由于商场周边小区多,房屋面积普遍都不大,所以不少家长会在周末带着孩子来这里选购和租赁玩具。如果顾客在租赁的过程中发现孩子特别喜欢某件玩具,还可以用优惠的价格将其买下。

宋女士介绍,想租玩具的话,可以购买会员卡或者储值卡。一件玩具的租金并不高,譬如现在的网红大嘴猫钢琴,如果买的话,一台的售价要400元左右;而租一天的话,租金也就两三元钱。“很多家长说,很多孩子玩上一个星期,差不多也就玩够了,租一周也就二十元,比起购买玩具来节省得太多了。而且我们还提供送货上门服务,顾客可以通过线上App下单租玩具。”

记者了解到,特别是那些售价相对较贵的大品牌玩具,选择租赁的家长还是不少的,租得最多的一件玩具今年以来已经出租了四五十次。

消毒及安全保障最重要

“让家庭接受玩具租赁并不单纯是思想观念的接受和转变,还得基于自身的经济条件。”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说,接受不接受玩具租赁要因人而异,有的家庭经济条件宽裕,愿意直接购买玩具,无可厚非;有的家庭经济不太宽裕,玩具公司提供了安全的玩具租赁服务,选择租赁玩具也未尝不可。“其实,只要玩具租赁公司做好消毒和安全措施,消费者完全可以根据自身的情况来进行选择。”

“从传统文化的角度,很多人对于别人使用过的物品多多少少会有心理抵触,也就是我们俗称的膈应。”北京社会生活心理卫生咨询服务中心主任李晓童认为,从家长的角度看,每个家长都愿意把最好的资源拿给孩子,因此玩具租赁作为新兴的行业,除了人们要从观念上慢慢来接受,玩具租赁的店家也要尽量做好玩具的消毒以及安全方面的保障,在价格合适、安全又能有保障的情况下,家长才愿意为孩子们买单。

消费者协会副会长、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认为,玩具租赁行业符合节约资源、保护环境的绿色消费模式和商业模式。但这个新型行业也存在一定的问题,比如家长不愿意接受租赁,他们愿意为孩子多花钱,让孩子充分享受玩具的乐趣,如果租赁的话就会觉得受期限性约束,还不如买下来合适。如果玩具的价格不是特别贵,很多家长更愿意掏钱购买而不是租赁。另外,出于攀比的心理,家长往往会对孩子有求必应,满足他们对玩具的购买欲望。“问题是,勿以善小而不为,如果每个家长在买与租之间选择租赁玩具,那么全社会的资源不就节约了吗?”刘教授也指出,孩子们有时候对玩具的兴趣只是一时的,时间一长也就索然无味了。租玩具可以租到很多,只要消毒和清洁工作到位,会有越来越多的家长接受这个理念。

“从个人角度看,玩具租赁行业方兴未艾,商家一定要设定好商业模式,让家长能够看到租赁玩具价格透明便宜公道,质量可靠,不会伤到孩子。”刘教授建议商家把租赁玩具的选择权交给家长和孩子,遇到要求退租玩具的情况能尽快处理解决,这样大家没了后顾之忧,接受起来也会更容易些。

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