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百姓如何面对金融风险中的灰犀牛

金融学院

老百姓如何面对金融风险中的灰犀牛

关注我们老百姓如何面对金融风险中的灰犀牛

首页 > 经济研究频道 > 金融学院

老百姓如何面对金融风险中的灰犀牛

2019-02-25 钱江晚报次阅览

灰犀牛概念由古根海姆学者奖获得者米歇尔·渥克,在2013年1月的达沃斯论坛上首次提出,比喻那些大概率且影响巨大的潜在危机。

《灰犀牛》的作者米歇爾‧沃克認為:在現實世界中最常發生的危險,不是偶而出現、難以捉摸的黑天鵝,反而是那些平凡無奇卻蘊含極大殺傷力的灰犀牛。灰犀牛是現存的威脅,只是我們卻因為種種因素而選擇毫無作為。

他此后又在《灰犀牛:如何应对大概率危机》一书中进行了详细阐述:相对于黑天鹅的难以预见和偶然性,灰犀牛不是突发的,而是在一系列警示信号和迹象之后发生的大概率事件。

可以说灰犀牛是一个新名词,但无论用什么词来指代,它所反应的现实问题就是:危机近在咫尺,你却视而不见。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长在接受采访时说,风险有两种,一种是意外,即所谓的小概率、大影响事件(可以称为黑天鹅),另一种则没那么意外,而且影响很大。比如日本的房地产泡沫破裂,给日本经济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但是你说这是个意外吗?其实算不上意外,任何一个懂经济规律的人都知道,这个泡沫迟早要破灭。这种现象,我们称之为灰犀牛。

为什么现在谈灰犀牛

灰犀牛比黑天鹅更可怕。黑天鹅理论对于当下全球面临的种种问题提供了错误的解释,并且继续在误导大众的思维,拖延问题的解决或者让更多的人抱有侥幸心理。”马光远发表评论称,“对于当下中国经济面临的各种风险,我最担心的不是发生危机的可能性有多大,而是发生危机的时间节点离我们有多近。我非常担心我们对很多风险点抱有侥幸心理,而不是预先采取有效的措施去进行防范。”

为什么现在谈灰犀牛

“因为我们现在有不少‘灰犀牛’,已经威胁到经济、金融的安全性,而且危机并不遥远,随时可能发生。在这种情况下,就不再是一个抽象的理论问题,而是现实需要解决的危机。”刘胜军说,“其实政府已经意识到了,但为什么讲‘灰犀牛’呢?人们并不是看不见灰犀牛,而是下不了决心,总是抱有侥幸心理。就像房地产泡沫。”

谁是最大的灰犀牛

现在谈经济面临的灰犀牛,我想最大的有两个。第一个就是房地产。房地产的泡沫已经相当严重,而且它的危害很大,一旦崩溃将带来巨大的打击。第二个是去杠杆。中国的债务问题占GDP的比重太高,这种局面如果持续下去最终一定会带来金融危机,毫无悬念。如果闭着眼睛继续往前走,最终肯定会掉下悬崖。但是如果发现问题了赶快踩刹车,想办法去调整,还是有希望的。债务问题和银行相关,银行的不良资产如果处理不好,会大量增加,进而带来系统性风险。已经认识到房地产泡沫风险太大,但是调控有时并不彻底,比如房地产市场价格一开始下跌,政府马上就转变方向(比如2015年初),这样大家似乎有个共识-房地产永远不会跌。

对房地产泡沫的担忧几乎是一面倒。“毫无疑问房地产泡沫是最大‘灰犀牛’。”张汉东坦言,各项经济指标都显示房地产泡沫化已经没有争议,但另一方面楼市调控却总是陷入“空调”的境地,“以至于相当多的人仍然认为房地产是最稳当的投资和保值渠道。这是最典型的‘灰犀牛’。其次是货币贬值的问题。”

包括房地产在内,张汉东认为无论是这次的金融工作会议还是其后《人民日报》的评论,都在反复强调“防风险”,这无疑也是在向市场释放一个讯息——金融风险会增加。“风险只是一种可能性,如果我们视而不见,那么风险极有可能成为现实,但是如果我们能积极应对,采取有力措施,也许风险就只是理论上存在,也许我们能避免最坏结果的发生。”

面对“灰犀牛”,该怎么办

如果说“黑天鹅”挑战我们的想象力和预测力,那么“灰犀牛”则挑战我们的应变力和行动力。

“要解决问题是要付出学费的,还要承担一定的风险。”刘胜军估计政府在今后有可能做的有这么几件事。

“第一件事情是货币政策可能会掉头,这是一个釜底抽薪的办法,当然短期内会影响经济增速,这是毫无疑问的。

第二,政府可能会采取一些办法来改变市场预期。比如我们过去的预期是国有企业、大型企业是不会破产的,但再过几年我想中央会下决心淘汰僵尸企业。这意味着无论企业规模多大,即使市值几千亿元的大企业,也有可能一夜之间倒闭。这对市场就是一个教训,让投资人警惕,不会再轻易借钱给那些债多不愁的企业。那样我觉得我们的去杠杆才能取得进展。

另外一个是房地产调控。为什么房地产调控总是功亏一篑,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们解决不了地方政府财政收入来源的老难题,怎么办呢?我认为最终的出路还是要开征房产税,让地方政府形成稳定的收入来源,而不是总靠卖地。”刘胜军坦言,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但现在的问题不是改得太快,而是太慢,“很多改革让人们觉得永远不会发生,那么问题就来了。所以我们需要改变预期,让大家知道哪些事情是一定会做的,有一个时间表,那么市场的行为自然就随之改变了。”

那么,普通人能如何应对“灰犀牛”可能带来的危机?

在全球紧缩的大环境下,资产市场的压力可想而知,系统性金融风险几乎不可避免,或许最快两三年内就会发生。首先要有风险意识,最好能保持家庭资产充足的流动性,同时资产组合合理分散分配。

各项经济指标都显示房地产泡沫化已经没有争议,但另一方面楼市调控却总是陷入“空调”的境地。【完】

推荐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