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学院

殊途同归投行路

首页 > 经济研究频道 > 金融学院

殊途同归投行路

2016-02-09 劳志明次阅览

从纽约金融学院归来数日,提笔略做梳理,以免对于本次培训少有的皮毛收获随着时差调整和购物欣喜中而泯灭。近十天的授课虽然走马观花还是让我们有了一点感觉,我一直在思考和追问的是,我们与你们到底有哪些不同,不同之处是否有些相同的东西,我们是否也会沿袭你们的路走来?

授课的华尔街资深投行人士而言,基本都超过50岁,几乎都是名校的MBA,然后告知有几十年的从业经验,有的甚至作了一辈子的投行。但是相比较而言,我们这些不到40岁和近十年的从业经历国内“老人”确实都是娃娃,在国内的沉稳和淡然瞬间就被青春和灿烂代替,确实你我都还很年轻。

从实用性角度而言,授课的内容确实与我们市场相距甚远但是还是让我们长了些见识,中美的市场包括金融市场和投资银行的行业都有天壤之别,差异几乎是全方位的。个人感觉要是用最最简单的话来总结美国与中国投资银行的差异,就是市场化和管制的区别

美国投行的营销模式,与客户打交道的基本上都是非常资深的投资银行家,而且在某个行业特别专注和擅长的行业专家,能够从行业和产业以及企业发展的战略角度给客户建议,然后身后配备投资银行的产品团队,包括并购、融资、估值定价和衍生金融产品等等。中国的投行打前站的基本都是关系专家和饮酒专家,然后材料制作和监管审核标准专家登场,后面配以材料组织和制作团队,原来主要“剪刀+浆糊”现在有了专业机构叫做荣大。

美国的市场是由高度市场自由化向管制的发展历程,只要法律没有禁止的全可以干,投资银行主要是利用金融手段服务于企业的战略实施及产业发展,金融产品复杂品种多囊括了咨询、结构交易、估值定价与销售、融资以及投资等等,但是都是服务于企业的工具。中国证券市场是由高度管制到逐步放松管制(尽管行政权力的天性是抓权寻租而并非放权)的过程,无论对于企业还是投资银行而言,法律法规允许的才可以干否则一律不行,投行无需关注企业战略和产业发展,业务也基本集中在上市融资本身,中国庞大的投资银行从业人员,都在为证监会的批文而工作。

美国投资银行机构几乎没有什么业务门槛或者牌照,有类似高盛、摩根斯坦利等大机构,也有很多规模小但是在特殊领域(类似专门服务于硅谷高科技公司的某投行,名字记不住了),行业竞争非常激烈,投资银行通常都有非常严格的内控制度,在风险和收益的平衡中进行业务的取舍,提供的服务也相对比较综合,最赚钱的业务应该是融资或者中间伴随的买方业务。中国投资银行(综合类证券公司)无论的机构还是从业人员都是是有牌照门槛的,即所谓的保荐机构及保荐人,全国只有几十家机构可以作最赚钱的投资银行业务,即发行上市的保荐人业务,并不是充分竞争的市场,使中国投资银行的收费有牌照垄断溢价(尽管彼此也有竞争),这使得单纯靠咨询业务(保荐业务基本只承不销的,严格意义也是咨询业务)就可以过好日子。

跟成熟的美国金融市场相对,中国确实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另人欣喜的是中国也正在向着市场方向在演变,尽管进程迂回艰难但是大方向还是在进步。我们已经看到市场化发行失败的案例,市场正在起着应有的作用。同时中国的并购也从财务性并购向产业并购在调整,原来的借壳上市和整体上市的已经成昨日黄花,取而代之的是以上市公司为平台的产业并购。监管部门也在酝酿并购重组中的灵活的市场化支付改革。对于投资银行的展业战略也在谋求从牌照业务重点向为企业提供市场化综合服务调整转变。

或许,中国有中国的国情,中国的企业和投资银行永远会跟美国有所差异,但是作为金融服务业的最最本质的东西,应该是相同的,大道至简,殊途同归!

推荐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