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清友:投资咨询要实事求是

投资分析 2016-02-09  星期二 管清友 3069字

本文根据民生证券研究院执行院长管清友博士近期在某投资论坛的演讲整理而成。

疯狂的牛市一度让投资者藐视研究咨询的意义,但惨痛的股灾再次让投资者认识了研究咨询的价值,不忘敬畏,方得始终。

对于当前的市场行情,有投资者指责机构、指责投资顾问、指责监管机构,但指责实际上没有多大意义。大家经常批评监管部门,但其实监管部门也不容易,天天加班也没有改变大家对他们的印象。我曾经开过一个玩笑,中国有两个部门的领导是不太容易当的,一个是中国人民银行行长,一个是证监会主席,好像谁当都避免不了挨骂。

我们的市场还很不成熟,有80%的投资者是散户,散户化加大了市场波动。当然从散户化向机构化的转变是个漫长的过程,美国这个过程经历了几十年时间,我们不能指望我们证券市场在建立20多年后就能完成这个转变。

所以我建议投资者学会依托投顾行业,逐渐构筑一套自己的投资理念、投顾方法,在波动的市场中找出机会,实现财富保值增值。

具体来看,我今天主要想讲三个方面的内容。

首先,是怎么看待投顾这个行业,包含了三个层面:

第一个层面是投顾是谁。投顾实际上是为客户提供投资咨询服务的一些专业人士。市场上流行一句话,说如果你看得准、做得好,你自己直接做投资去就行了。我一直想纠正一下这个观点,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比较优势,有的人适合做这个,而有的人适合做那个。投资顾问、专业投资者、投资者其实是有比较明显的划分的,对投顾这个角色我想我们应该要有一个比较清醒的认识。

互联网的发展实际上给投顾这个行业提供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们可能会越来越多的看到类似于律师、医生这样的服务模式。大家看律师,你要见律师是需要预约的,在国外看病,私人医生也是需要预约的,未来投顾也很可能会有专属化、长期化甚至私交非常好的服务模式。投顾提供类似于法律服务、医疗服务这样的专业化服务,对此我毫不怀疑。

第二个层面是投顾干什么。对此大家有不同的理解,我个人认为投顾首先要干的事情是帮助客户管理风险,其次才是帮助客户盈利,帮助客户盈利的方式有多种,有从上到下也有从下到上。目前很多投顾实际上做的事情是在股票大跌的时候给客户做心理按摩,我希望以后投顾的工作首先是从管理风险的角度去服务客户,而不是事后安抚。

第三个层面是投顾怎么服务。我个人的理解是第一要做到实事求是。现在投顾行业确实有一些不太好的倾向,只唱多,不唱空,只报喜,不报忧。尽管良药苦口、忠言逆耳,但作为专业顾问,我想你不能保证说的全是真话,但是你不能说假话。我们还是希望以后投顾能做到实事求是,哪怕忠言逆耳。

第二是要心平气和。作为市场重要的参与者,投资顾问不直接参与投资,在股市波动时更要做到心态平和,向投资者提供理性化的建议,决策过程不能随意。我们现在的确存在着一些决策过于随意的现象,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能够使中国的证券市场出现一些好的改变。我不敢说完全改变,因为那需要时间,但是我们需要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出一些改变。

第三是要专业敬业。脾气再好,颜值再高,即使长的都是像向小田这样的高富帅,取得客户的认可也是需要时间的。因此,投顾需要通过自己的专业技能和敬业的态度,为客户提供更优质的服务,使其认可投顾的投资理念和投资方法。

其次,我想从投资者的角度提些建议:

第一个建议是我们的投资者应该学会为风险付费。举个例子,以前我接触过很多媒体的朋友,他们常问为什么像FT这样的世界著名媒体能有一个首席经济学家,经常发表一些引领整个世界经济讨论的言论,而在中国很少见呢。我认为这可能跟我们媒体管理体制有关系,各国的体制不一样,当然和我们的思想意识也有关系。

我们的很多机构不太愿意拿出一笔钱购买投顾服务。我们看到过去投资者可以不闻不问地把几十万、几百万甚至几千万投入到股票市场或购买海外房产,或者是购买其它标的。但是很少为专业化的投资咨询服务、投资顾问服务付费。

中国人应该学会为服务付费。就像我们现在还没有习惯于吃饭的时候给服务员5%的小费一样,我们还没有习惯向投资咨询服务、投资顾问服务付费。但我想在未来投资咨询服务、投资顾问服务是要付费的。也许他帮你赚不了很多钱,但他可能帮你规避非常大的风险。我也建议国内的投资者,无论是机构还是散户都应该注意到这个问题。

第二个建议是投顾行业探索出新的服务模式。大家拼的是客户的认可,专业化的投资服务会受到认可,专业化的投资顾问会受到认可。互联网+是线上线下结合的,可以绑定支付也可以长期沟通,为投资咨询、投资顾问这个行业提供了非常好的机会。

最后,我想分享一些当前投资咨询、投资顾问这个行业面临的问题。

第一个是行业竞争过度白热化。在券商机构工作的同事应该都知道,投资研究现在是白热化的竞争,甚至出现了一些我们不是特别希望看到的东西,社会上也有所诟病。这跟我们的市场结构、市场成熟度、市场的基本参与方、投资研究的模式都有关系,这些短期之内我们解决不了,但是我希望这个行业能够构筑一个自律体系。我一直想做这个事情,有点不自量力,但我希望这个行业能够有更多的自律。

第二个是现在确实有短期化的倾向。华尔街也遇到过这个问题,美国各界也批评华尔街的金融从业人员公司都破产了,国家都在救助了,你们还领那么高的薪水。我们希望通过互联网+等因素的引入能够使其有所改变。

第三个是在投资观点、投资意见的推广、宣传层面有突出问题。这里我也要跟在座的各位媒体同仁共同讨论,确实存在很多标题党的现象。尽管媒体需要吸引读者阅读、需要流量,但很多时候因为标题党使演讲的嘉宾、发言的嘉宾站上了舆论的风口。

部分媒体有时会将演讲嘉宾说出的某个词往标题一放,以此吸引读者眼球。以我自己的例子,我们在6月份的时候确实说过5000点的问题,我们说的是风险很高,如果你不能够承受千点的大波动,就快进快出。我也说过6000点一定会到但需要时间,最后报道出来的就是我们看好6000点,完全曲解了我们的意思。

前段时间媒体报道了樊纲老师的观点,他其实就是开个玩笑,给投资者一个提示有风险。不过是个玩笑,我都能想象当时他在讲宏观经济讲到这一块的时候,就是为了活跃现场气氛。但最后媒体的报道是樊纲称股民没有4台电脑不要炒股。对这样一个大经济学家我觉得实在是不太公平了,我也希望以后的媒体朋友能够口下留情。

还有一点我觉得似乎不太正常的是不能公开说空。机构投资咨询的这些人要么不说话,要么说就是唱多,然后一边唱多股市一边下跌。我觉得还是应该允许多种投资意见存在,希望能够客观的表达。

第四个是从投资咨询和投资顾问服务这个角度看,确实是给机构服务的多而给散户服务的少,给北上广深一线城市服务的多而给二、三、四线城市服务的少。地区服务不平衡,区域间差异非常大。北上广深的机构投资者个人服务是过度的,很多个人投资者都很专业。投顾这个行业在这里特别不受重视,尤其是股市上涨的时候。投资顾问去讲观点的时候,他就拿出手机来告诉你,我今天又挣了几千万。我曾经也到过一些二、三线城市,我能感受到当地的一些私募、个人投资者,甚至包括一些高净值客户,他们对于投资咨询、投资顾问的渴望。他们确实非常需要这样的服务,但现在的服务真的是不够。

这种地区不平衡、城市的不平衡和客户群体的不平衡既是问题,也为投资咨询行业的发展提供了很大潜力。线上的投顾解决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可能会大大缩减中国投资者由于地区差距带来的都是服务上的差距,这也有利于提高整个证券投资的专业化、成熟度。

最后,希望以我们每个人的力量为中国证券市场的完善、发展、成熟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希望在我们有生之年能看到一个高度发展、更加成熟的中国证券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