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子江系”船长任元林的资本围猎史

投资分析 2016-02-09  星期二 张婧熠 杨佼 第一财经日报 2273字

  备受争议的*ST霞客重整仍待债权人和出资人最后的审议和表决,但“扬子江系”在其中的参与投资运作的手法,市场并不陌生。此前,*ST国恒、*ST成城等至少8家上市公司资本运作中,均出现了“扬子江系”的身影。

  扬子江船业(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扬子江船业”)成立于1956年,自上世纪90年代便掌舵扬子江的任元林目前担任董事长。2007年、2010年,扬子江船业先后在新加坡和中国台湾两地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截至今年1月的数据统计显示,扬子江船业在手订单在中国船企中排名第3位,世界船企中排名第10位。

  一面是首家境外上市的传奇船企,另一面则是利用错综复杂的股权控制关系、大量资本运作平台一次次获取超额收益。“扬子江系”背后究竟是什么神秘人物?通过大量梳理公开信息,《第一财经日报》尝试着还原其背后大鳄任元林近年来的资本运作轨迹。

简单暴利:参与定增、潜伏IPO

  “扬子江系”的A股资本运作版图,是通过一个个隐秘“马甲”而铺展开的。江阴泽舟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泽舟投资”)便是其中之一。

  2006年至2011年期间,泽舟投资在A股市场动作频繁,定增和参与IPO则是其瞄准的重要目标。从参与程度上来看,这也是“扬子江系”早期布局A股的主要途径。

  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泽舟投资成立于2006年3月31日,注册资本为1亿元,分别由王礼曼、陈丽亚认缴5200万元、4800万元。公开信息显示,王礼曼担任过扬子江船业集团副总经理,陈丽亚则曾被认定为扬子江公司关联自然人。

  成立当年,泽舟投资便火速与江苏恒元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恒元发展”)参与了上市公司力元新材(现更名为“科力远”)大股东的股权转让。其中,泽舟投资受让1140万股,受让价格为3179万元;恒元发展受让760万股,受让总价为2119万元。以此计算,每股股价约为2.79元。

  在受让力元新材的股权一年后,泽舟投资自2008年一季度开始陆续减持,记者据公开披露数据测算,此前5次减持,泽舟投资在科力远一战中或套现达1.88亿元。

  首次亮相即大获全胜的泽舟投资,在2008年1月还参与了舒卡股份(现更名为“友利控股”)的定向增发,认购1800万股,成本13.3元/股,于2009年2月25日解禁。

  舒卡股份2009年4月底时披露称,泽舟投资已通过大宗交易平台全部减持了公司股票。而查阅相关数据,当年4月17日全天有5笔共1800万股的大宗交易平台减持,与泽舟投资所持股份数量、减持时间段吻合,但接盘方信息不详。

  然而,这5笔大宗交易的成交价格均为5.5元/股。相较此前泽舟投资的定增认购价大幅折价,账面损失或达1.4亿元。泽舟投资此次出击或遭遇折戟。

  “扬子江系”另一个重要的运作平台是顺元投资。

  顺元投资曾一度是新扬子江船厂(扬子江船业子公司)的二股东,并在2012年控股了上述的恒元发展。公司股东为江苏瑞鸿企业咨询有限公司(下称“江苏瑞鸿咨询”),亦是与“扬子江系”关系非同一般的法人单位,共同参与过此后中达股份的重整。2014年2月,扬子江船业从其手中收购恒元发展100%股权。

  2007年,泽舟投资与顺元投资合资成立江苏中舟海洋工程装备有限公司(下称“江苏中舟”)。而江苏中舟则在2009年6月参与认购海兰信200万股,总投资720万元。次年,海兰信在创业板上市。随后,江苏中舟申请追加承诺股份限售至2012年6月24日。

  截至2012年中报时,江苏中舟已退出前十大股东榜单。但种种迹象显示,“扬子江系”或未就此出货退场。在“扬子江系”的资本运作大军中,还有一类神秘自然人角色。

  在解禁后至中报统计截止的2012年6月30日,5个交易日内海兰信有过多次大宗交易。其中,一笔6月26日380万股的大宗交易,其买方席位为东北证券江阴朝阳路营业部,卖方席位为海通证券泰州鼓楼南路营业部,成交均价为10.51元。

  这笔大宗交易数据与此前江苏中舟持股并不完全匹配,但在随后公布的2012年中报里,自然人单小飞以380万股持股登上十大股东榜单,与上述大宗交易股份转让数量匹配。而查询神秘自然人单小飞近几年在A股的仓位,足见其与“扬子江系”关系非同一般。

  单小飞最先于2012年中报时出现在ST国创的股东中,持股数达到1471万股。同期以上述380万股出现在海兰信股东榜中。随后,单小飞还分别上榜科力远、中泰桥梁、友利控股等上市公司股东名单,而此类公司均与“扬子江系”有染。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4年霞客环保还公布了一起民间借贷债务纠纷。霞客环保大股东中基矿业曾向名为单小飞的自然人借款,由上市公司原高管陈建忠提供担保承担连带责任。在发生债务违约后,法院最终判定强制陈建忠卖出224.85万股所持股份以偿债。而向单小飞借款的中基矿业,正是“扬子江系”关联公司,由泽舟投资、任元林分别持股25%、10%。

  单小飞究竟是“扬子江系”另一“马甲”,还是追随其步伐的投机者,外界不得而知。

耐心缜密:资产重组、控股卖壳

  除简单参与定增或IPO来赚取一二级市场价差外,“扬子江系”近两年的A股布局更显耐心且思维缜密。

  “扬子江系”在霞客环保、中泰桥梁和中达股份等上市公司的运作中,其频频寻机参与上市公司重整或资产重组,在以壳资源出让等方式来实现获利。操作手法隐秘,而放大后的获利空间则更难被外界发觉与评估。

  霞客环保本周将召开债权人和出资人会议,审议重组计划。通过中基矿业,“扬子江系”在霞客环保已潜伏6年之久。而此次中标重整投资人的联合体中,主投标人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