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太阳补贴工程失败后的光伏电站处置研究

由于金太阳示范工程政策属于事前补贴,市场中存在大量企业采用廉价组件通过审核以及虚假申报项目等多种方式骗取补助。2013年,“金太阳工程”暂停,而财政补助被要求进行全面清算。

金太阳工程将成为历史名词,靠光伏补贴获利已经不那么容易。12月23日,财政部下发《关于清算2012年金太阳和光电建筑应用示范项目的通知》。

按照规定,2012年金太阳示范项目在2013年6月30日(含)前完成并网发电的,按原补助标准5.5元/瓦进行清算。2013年12月31日(含)前完成并网发电的,补助标准按5元/瓦进行清算。2014年6月30日(含)前完成并网发电的,补助标准按4元/瓦进行清算。

特别需要注意的是,2014年6月30日之后未建成并网的项目一律取消示范并收回已拨付的补助资金。光电建筑一体化的示范工程与金太阳清算政策相似。

这两项旨在促进国内光伏应用和规模化发展的实施计划,至少刺激国内600万千瓦光伏电站建设。但是,骗补、电站质量低、电站晒太阳等负面效应也随之出现。

一位分布式光伏企业人士介绍,由于政策存在先天缺陷,投资业主多忙于跑项目、骗补贴,采取拖延拖工期的方式以期建设成本继续降低,在设备采购上以次充好,不重视发电效率,很多项目连并网都无法解决。一些项目更是赶在项目规定验收期前仓促抢装,导致豆腐渣工程的出现。

今年6月份,国家审计署对金太阳示范工程及光电建筑应用示范项目的审计结果,更让业内公开的秘密引来极大的关注。审计发现,多家公司及单位通过编造虚假申报材料等方式,套取中央财政累计资金达2.6亿元。

2013年3月,财政部决定金太阳示范工程不再进行新增申请审批。2013年5月,财政部曾发布《关于清算金太阳示范工程财政补助资金的通知》,规定没有按期完工的项目,要求“取消示范工程,收回补贴资金”;没有按期并网的项目,则会被“暂时收回补贴资金,待并网发电后再来函申请拨付”。

此次,财政部最新清算通知也意味着“金太阳工程”的终结,国家对光伏电站由“事前投资补贴”向“事后电量补贴”转变。今年8月26日国家发改委下发《关于发挥价格杠杆作用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通知》,正式确定地面电站及分布式电站的补贴电价,并提高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征收标准。

审计署21日发布的一则公告让包括“金太阳”工程在内的太阳能光伏补贴政策再次因“骗补”受到质疑。

这份名为“5044个能源节约利用、可再生能源和资源综合利用项目审计结果”的公告显示,广东汉能等11家企业骗取中央财政补贴资金达2.2064亿元,其中从金太阳示范工程补助资金骗取的金额普遍较高,最高达到5926万元。

“由于实行50%的初始投资补贴 , 金 太 阳 工 程 自 实 行 起 骗 补 行为、劣质产品就层出不穷,所以将有所调整。”光伏协会一位人士透露,未来金太阳工程将保留初始投资补贴和电价补贴,专项扶持关键技术产业化以及无电地区的公益性项目。与此同时,光伏度电补贴新政也有望在7月份前后出台,补贴额度或加大。

审计署公告显示,2011年至2012年,为支持重庆、上海、安徽、辽宁、广东等18个省份的节能环保行业发展,国家财政拨出800多 亿 元 资 金 , 专 项 用 于 “ 三 款 项目”(能源节约利用类、可再生能源和资源综合利用类、节能环保类)建设。但348个项目单位挤占挪用、虚报冒领“三款科目”资金16 .17亿元。

其中,金太阳示范工程补助资金累计为81 .49亿元,太阳能光电建筑应用示范补助资金累计为20 .06亿元,这超100亿资金中有2 .2亿元被11家企业通过虚报申报材料等各种方式违规获得。

在骗补的名单中,不乏广东汉能这样的大企业身影。审计署披露,广东汉能光伏有限公司10兆瓦光伏发电项目单位多报建设规模和装机容量,违规获得中央财政金太阳示范工程补助资金2637 .25万元。审计指出后,项目单位已将上述资金全部归还原资金渠道。

其它骗取金太阳示范工程补贴的企业还包括陕西省榆林市榆神能源开发建设有限责任公司、陕西延安深圳轻工业产业园有限公司、山东东营光伏太阳能公司、安徽蚌埠玻璃(1859,7.00,0.38%)工业设计研究院、马鞍山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园区、安徽省中电能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目前均在整改中。

金太阳工程因“骗补”之事受诟病已久。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金太阳工程曾是光伏行业里重点支持的项目,自2009年开始,财政部、科技部和能源局联手对被列入名单中的太阳能屋顶项目分别给予50%至70%建设端补贴。四年间共有900多个项目被列入补贴名单,中央财政对这些项目的补贴达200余亿元。

但由于规定补贴在建设端,而不注重后期的发电,在金太阳工程实施过程中,行贿、骗补、工程延期、质量低劣等社会传闻不断,使得这个政策面临被决策者否定的尴尬。据记者了解,接力“金太阳”示范工程和“屋顶计划”,光伏度电补贴政策在几度征求意见之后,将有望在7月份前后出台。

与初始投资补贴不同,度电补贴是以电价补贴的方式进行,这就意味着,企业如果不发电,将无法获得任何补贴。根据目前透露出来的方案,四类资源区大型光伏电站分别执行0.8元、0.9元、1元和1.05元/度的标杆上网电价,对于分布式发电自发自用部分的电价补贴为0 .45元/度。

补贴方式虽发生转变,但国家对分布式光伏项目的热情没有消减。未来,光伏产业政策上将向分布式光伏倾斜。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梁志鹏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预计2014年分布式光伏发电将占新增装机规模的60%左右,优先发展分布式光伏。在政策推动下,多地工商企业、公共机构、个人建设分布式光伏发电积极性很高。

在国家能源局先期公布的2014年11.8GW光伏发电规模预方案中,分布式光伏约为7.6GW。国家对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免除规划选址、土地预审、水土保持、环境影响评价、节能评估及社会风险评估等前置条件,对个人投资的分布式发电系统,采取更为简便的登记方式。电网企业免费提供并安装电能计量表,负责全部电量计量,并据此拨付补贴资金。

分布式光伏的政策福利前所未有。从目前的政策导向看,分布式光伏不但并网难题得到解决,还可以得到财政补贴。但对于明年接近8GW的分布式装机容量,行业内对目标的完成信心并不充足。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王斯成等专家认为,光伏政策操作层面仍需要细化。诸如电站仍面临融资难题,项目备案流程、审核流程和条件,电量计量细则,电费结算,补贴拨付及税务处理等问题,仍需要明确。

其他影响分布式光伏项目建设的因素包括:20年屋顶使用权保障难度较大,电站质量能否保证长期稳定运行,发出足够电力;预期补贴能否得到落实,20年运营期内国家政策的变化风险;自发自用比例能否长期维持在较高水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