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货】五大行运营情况究竟是怎么样的?

融资技术 2016-02-09  星期二 徐寒飞 10808字 银行

商业银行是利率体系市场(包括货币、债券和信贷市场)的定价核心,而五大国有银行(工、农、中、建、交行)则更代表了全社会最低资金成本定价变化的方向。我们在本篇报告中,以2014年年报为依据,对五大行资产负债、资金成本、资产配置和债券投资进行深入分析,试图在基本面的传统分析框架之外,增加对于机构行为、资金利率运动的微观认识和印证。

截止2014年,五大国有银行总资产74.85万亿,占银行业总资产的45%左右;存款总额达55.9万亿,占社会存款余额的46%;债券投资规模13.5万亿,占银行间债市的比重超过45%。在利率市场化进程下,随着银行资金成本从低利率向市场化高利率过度,银行头寸管理和资产负债结构将发生深刻变化,并对货币、债券、理财、信贷和类信贷市场等各层次利率变化产生深远影响。

1.资产结构:增长放缓,同业收缩

资产负债表收缩,总资产降至个位数。2014年五大行总资产增速明显放慢,全年同比增长9%,下半年总资产环比增0.5%(上半年环比增3%),社会融资需求回落、外占流出、存款脱媒和风险偏好下降是主因。

在五大行中,交通银行降幅最多,从2013年13%大幅回落到5.2%,其他银行总资产增速分别为8.9%、9.7%、9.9%和9%,较上年变动-1.1、-0.2、+0.5和-1个百分点。从各季度增长看,一、二季度增长较快,而三、四季度增速显著放缓,环比负增长,呈现缩表,这意味着银行存量资产的腾挪对货币、债市的影响将更为剧烈。

为了更好区分银行的风险资产投资,我们把银行资产结构分为贷款、类信贷(买入返售+应收款项类投资)、纯债投资(交易性金融资产+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持有至到期投资)、同业拆借(拆出资金+存放同业),以及现金和存放央行资产。其中,贷款和非标等类信贷的扩张增速代表了银行风险资产偏好和配置。

从资产结构看,类信贷收缩,贷款占比上升显著,债券和同业小幅回升。其中贷款占比大幅上升4.8个百分点到52.7%,债券投资上升1.4个百分点到18.1%,类信贷资产占比下降0.4个百分点到4.5%,五大行几乎不持有非标资产,同业拆借小幅上升0.7%至5.1%。

从各类资产增速看,信贷和同业拆借增长是全年规模扩张的重要贡献来源,而类信贷资产大幅收缩。2014年总资产增速9%,其中信贷增速为10.7%,债券投资为9%,同业拆借资产增速从-0.1%大幅增长至13.6%,是规模增长的重要贡献力量。而类信贷资产(买入返售+应收款项投资)则从2013年增速0.4%大幅降至-7.9%,呈现明显收缩,农业、建行和中行的类信贷投资分别下降22%、6%和15%,在非标严格监管情况下,同业和非标投资剧烈收缩。

2.负债结构:存款流失加剧,成本上升+波动加剧

2.1.存款流失加剧,主动负债占比继续上升

4季度五大行总存款规模自3季度首次出现下降后继续回落,较三季度再度下降2212亿,存款同比增速下降0.7个百分点到5.7%。五大行中除工商行环比小幅回升以外,其他大行均较三季度继续缩减。银行存款下降,导致用于债券投资的资金减少,对债市产生冲击。

五大行存款规模继续下降,原因主要是:由于银行信贷和非标等风险资产扩张减慢,资产派生存款能力显著下降;从结构上看,流失最高的是个人活期存款,9月份存款偏离度不超过3%的严格规定导致银行季末揽存冲动大幅降低,抑制了过去理财季末到期转入表内、季初出表现象,减少了存款虚增;互联网金融的快速发展使得存款加速脱媒,转向理财和货币基金,导致客户和存款分流。

从整体负债结构变化看,存款占比下滑,主动负债占比上升。五大银行存款比例4季度较3季度继续下降2个百分点到73%,全年下降3个百分点,持续下滑。对应同业融资和发债融资小幅上升。同业负债尽管在“8号文”“127号文”等严格监管条例下经历了短暂去杠杆过程,但是整体来看在利率市场化和资本市场扩张下仍处于小幅上升趋势。应付债券的上升体现了银行主动负债意识的增强。此外,其他综合化负债产品和同业存单的发行扩宽了负债来源。

2.2.个人存款流失加速

公司存款定期化趋势明显,抬高资金成本个人存款加速流失。五大行除交行以外,各银行存款来源中,公司存款增速均显著快于个人存款2-3个百分点,反映贷款派生存款成为新增存款的主要来源,而个人存款脱媒趋势仍在加速,2014年五大行理财产品余额占存款总量比重达8%-13%,占个人存款之比均值为25%左右,对交行而言,这一比重甚至已超过40%。

公司存款定期化趋势明显。在存款结构中,不仅依靠对公业务贷款派生的公司存款占比提高,且在公司存款中定期化态势也很明显,工、农、中、建四大行公司定期存款占比分别较上年提高3-4个百分点,与经济活跃度下降、流动性管理手段提高和以高息竞争公司业务等有关。

存款结构决定五大行存款利率成本仍面临刚性上行空间。在五大行的存款结构中,活期存款占比40-50%,定期存款占比45-50%左右,而理财产品占比10-13%附近,其中定期存款以1年期为主,3年及以上定期存款占比非常少。按企业存款和个人存款(包含理财)来看,企业存款占比在35%-60%左右,其中四大行占比较低,交行占比较高为58%。

从变化趋势看,银行主动负债来源上升、短端利率向市场化利率靠拢、以及公司存款占比不断提升(更多凭借资产业务创造存款,而非吸收存款发放贷款),决定了五大行存款利率面临刚性上行的确定性仍强,标志社会最低资金成本中枢在利率市场化完成之前难以下行。

对工、农、中、建四大行,公司存款利率的整体上行幅度明显高于个人存款。公司存款由于资金量大、流动性需求相对稳定,是各类银行竞争的大客户,在存款利率上浮扩大到1.3倍环境下,公司谈判力更强,导致2014年公司定期存款利率普遍上行10bp以上,尤其中工商、中行上行幅度最大。公司存款定期化趋势和定价利率上行,导致公司存款平均利率上行13bp,除建行外,中、工、农和交行分别上行达18bp、13bp、14bp和17bp至2.16%、2.02%、1.74%和2.32%。与之相对,个人存款平均利率上行9bp,工、农、中、建、交行分别上行-1bp、8bp、4bp、2bp和30bp,至2.08%、1.92%、2.36%、2.05%和2.42%。

2.3.理财产品继续高增长,但部分银行有所放缓

理财产品本质上是存款业务的表外延伸,是增加客户粘性、争夺存款的重要工具。尽管五大行具有传统存款优势,但在城商行和股份制银行大量发行理财、以及互联网金融冲击下,同样面临资金争夺和存款流失加剧。2014年国有银行理财发行量明显加大,交行、工商和农业行2014年末理财余额分别比2013年增长99%、48%和36%至5769亿、1.98万亿和1.16万亿,而中行和建行理财产品余额则增长相对缓慢,同比上升1.1%和-1%至8469亿和1.14万亿。

2.4.起点,而非终点:五大行整体资金成本继续上行

尽管2014年以来央行货币政策持续放松,货币、债券融资利率大幅回落,央行年内降息25bp,并通过MLF、SLF、PSL等向大行投放资金超过5000亿,但五大行整体资金成本仍继续上行,存款脱媒和竞争加剧,导致银行资金成本从低利率向市场化高利率过度。

根据上市银行年报,我们以“利息支出/付息负债”来计算银行的综合付息负债成本率。2014年五大银行综合付息负债成本率继续上行。截止2014年末,五大行平均负债成本为2.13%,较3季度上行2bp,较2013年末上行16bp,尚未体现出降息效果。五大行之间负债成本也体现出明显分化,其中工商和农业行资金成本最低,分别为1.94%和1.86%,利率上行幅度最小,仅较上年上行4bp和8bp,而建行、中行、交行的表内付息负债成本则分别为2%、2.08%和2.75%,较上年明显上行16bp、19bp和36bp,反映出利率市场化逐渐侵蚀大行核心存款优势,存款利率上行和市场化高利率占比提升,导致资金成本持续抬高。

具体而言,从各类资金成本变化看,存款边际上行幅度最大,但市场化融资利率在不同银行间分化显著。2014年五大行存款利率普遍上行3-21bp,平均资金成本在1.9%-2.35%之间,其中规模最大、网点最多的工商和建行上行幅度最小,而农、中行和交行则受存款脱媒和竞争压力,上行幅度较大。但市场化融资利率则分化更显著,以同业负债为例,工、农、中、建平均融资成本在2.1%左右,但交行却高出近70bp至2.8%附近,主动负债竞争加剧将进一步抬高资金成本,并加大波动性风险。

对银行自营和配置盘而言,拉长利率债久期比增加中短期信用债配置更利于提高投资收益率。由于银行投资信用债需计提100%风险权重,如果扣除资本占用成本和税收成本,则短融、企业债和银行次级债在风险调整后的实际收益率显著低于国债、地方政府债和金融债等品种。只有信贷和非标资产在风险调整后的回报大于债券投资,属于真正“高风险高回报”品种。因此,当市场处于相对平稳且久期风险有限的环境时,大行债券投资更愿意增持中长久期的利率债配置。

4.定价能力:竞争上行,息差略升

4.1.生息资产与付息负债利率竞争性上行,息差略升

付息负债成本率:稳步上移。2014年五大行平均付息负债率为2.23%,区间为【2,2.8】,较年初抬升10-26bp,最高与最低者相差82bp,其中工、交行较高,负债成本分化明显,上半年资金偏紧推高成本率,下半年利率略有回落。

生息资产收益率:加速上行。当前信贷市场本质上仍是银行的“卖方市场”,在资金成本上行后,银行增加风险资产配置,提高风险资产定价,2014年五大行生息资产收益率均值在4.65%左右,区间为【4.2-5】,较年初上行10-20bp,农和交行较高。

净息差与净利差:总体略升。2014年五大行净利差和净息差均值为2.46%和2.6%,较2013年上升3bp,其中农业和建行息差水平较高,从变化看,农行显著走扩而交行则大幅缩窄16bp,反映出资金成本上行压缩息差水平。

4.2.息差分析:信贷定价能力偏弱,同业和债券收益率上升

对2014年五大行生息资产的息差来源进行分析,可以发现:

1)贷款定价上行幅度偏弱。2014年央行降息40bp,经济下行风险较大,五大行以优质国企和政府客户为主,贷款涨价能力较弱,整体贷款利率上行幅度有限,仅1-9bp,但贷款总量占比略有提升,贷款定价利率弱于净息差表现,也低于资金成本上行幅度,预计未来将继续提高定价。

2)票据贴现和同业利率大幅上行,是息差最大贡献来源。资产收益率提升20-80bp,主要受益于2014年资金利率偏紧,利率波动加大,银行对市场化融资依赖上升,大行凭资金优势积极扩大同业和票据投资,获取较高收益率,预计2015年同业息差将有所下降。

3)债券投资收益率提高,2014年是继08年之后第2大债券牛市,银行债券投资利率大幅上升20-35bp,至3.5%-4.2%左右,是息差第二大贡献来源,预计2015年债市波动加大,对息差提升的贡献度将有下降。

5、资产质量:不良加速上升,贷存比接近上限,抑制风险资产扩张

不良贷款加速上升,抑制银行风险资产扩张。年报显示,五大行的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双双呈加速上升趋势。2014年末五大行不良贷款余额合计5061亿,2014年全年增长1064亿,增长31.1%,其中4季度增长503.5亿,不良资产快速增长,关注类贷款不断上升,将持续压低银行风险偏好,抑制未来信贷和非类信用等风险资产的扩张。

贷存比上升较快,接近监管红线,导致债券投资规模相对下降,风险资产扩张放缓。截止2014年末,工、农、中、建、交五大行贷存比分别为68%、65%、73%、73%和74%,部分银行贷存比接近监管红线,叠加17-18%的存款准备金率,流动性资金有限,银行的债券配置需求下降,尤其信用债等风险资产扩张放缓。

不良资产风险暴露上升,银行加快补充资本金。截止2014年年末,五大行平均资本充足率为14.01%,平均核心资本充足率为11.11%,呈现上升趋势。在不良资产暴露上升下,银行已经加快补充资本金步伐,优先股发行、资产证券化等推进速度和意愿都将加快,五大行除建行外均已发布优先股发行预案补充资本金。资本补充压力的持续存在,导致银行资产扩张和风险偏好趋于谨慎,贷款定价的信用风险溢价维持高位。

6、结论:困境突围,大行蝶变

回顾上市银行报表可以发现,2014年五大国有银行资产负债行为特征以及对债市影响主要是:

银行资产端:

1)总资产增长显著放缓,降至个位数,4季度资产负债环比缩表,银行存量资产腾挪对低收益的债券配置有挤出影响;

2)从资产结构看,类信贷收缩,贷款占比上升显著,对风险资产投资增加,债券和同业小幅回升,大行能够分享货币市场需求增长和利率上行带来的同业收益;

3)债券投资放缓,债券投资增长与总资产增速相近,以被动配置为主。2014年主要增持国债、金融债等利率品,部分银行增持信用债和同业存单。前10大重仓金融债平均利率4.5%,新增重仓券利率在5%以上,收益率要求提高。久期有一定上升,1年以下债券占比持续下降,对银行而言,风险调整后拉长利率债久期的回报大于增持中短期信用债的总回报。

4)不良资产上升较快,贷存比接近监管红线,流动性资金有限,抑制风险资产扩张,债券配置需求也相应下降。

银行负债端:

1)资金成本刚性上升,主动负债占比仍有很大提升空间,存款利率与市场化利率仍有3%左右利差,推动存款脱媒化持续,负债久期缩短、波动性增大,带动社会资金成本仍将趋势性上行,对中长期债券收益率补偿要求也相应上升。

2)利率市场化推升存款成本,理财竞争、存款定期化趋势和公司存款利率上行较快是主因,央行下调存款基准利率的边际作用较小。

3)息差提升主要依赖投资收益上行,生息资产收益率中贷款定价提升幅度偏弱,2014上半年资金紧张环境下同业利率上行和债券投资收益提高,是息差扩张的主要来源,但在2015年难以持续。

困境突围,大行蝶变。整体而言,利率市场化大趋势下,银行从单纯依赖资产扩张的“跑马圈地”时代进入存量调整的“精耕细作”时期,竞争加剧和息差压力下,过去作为债市中流砥柱的大行配置性需求在投资结构中增持力度相对弱化,以被动配置为主,对期限溢价、信用利差的要求回报率更高,此外同存、非标、PPN、ABS、资产收益权等高息资产竞争也导致如果债券利率不具备相对优势,将在资产配置效应下被挤出,整体资产定价水平和回报率要求将继续上行。

中国银行

概况

截止2014年底,总资产为15.25万亿,其中贷款规模8.48万亿,占比56%,债券及其他金融资产投资规模2.71万亿,占比18%,其中债券投资规模2.10万亿,占比14%,同业规模1.1万亿,占比7%。

债券投资分析

债券投资规模稳定,规模增速低于总资产扩张速度。债券投资规模从2013H2到2014H2分别为18111亿、19244亿和20996亿,占总资产比在14%附近,基本稳定。债券投资同比增速为15%,为连续5个季度增长最快的时期,但仍慢于总资产增速17%。债券投资平均收益为3.50%,同比提高32bps,但低于同业4.44%和贷款5.19%。

国债为主、政策性金融债和公司债券次之。由于国债资本占用为0,本行配置较多国债,截止2014年12月持有规模8868亿,占债券投资规模42%,政策性金融债和公司债规模分别为3837亿和3145亿,占比20%和11%,2014年下半年银行主要增持了国债、政策性金融债和金融机构债券。

应收款项投资下非标占比38%,同业项下无非标资产。非标入表导致非标转入应收款项下,截至2014年年末持有信托投资和资管计划1541亿,占应收账款投资36%,但仅债券投资总规模的7%,同业项下无非标资产。

债券投资以持有至到期的配置账户为主,交易账户略有上升。配置仓位占比一直稳定在61%左右,占比较为稳定。

从负债来源和资金成本看,负债来源结构中,存款占比79%,呈缓慢下降趋势,其中公司存款占比68%,个人存款占比32%;同业融资保持稳定在2%,负债成本方面,吸收存款成本为2.02%,较2013年同期上升15bp,同业负债成本为3.88%,下升4bps,导致平均付息负债成本为2.10%,较2013H1上行12bps。

不良贷款余额增长规模居上市银行之首,不良风险上升,资本充足率宽松。2014H2不良贷款余额为842.6亿元,较上年末增加250.5亿,不良贷款率为1.18%,较2013年末大幅上22bps,逾期贷款规模1259亿,逾期贷款率1.48%,不良贷款持续上升风险值得关注。资本充足率为14.78%,核心资本充足率为11.04%,分别较2013年末上行124bps和59bps,尽管不良风险上升但是整体资本充足率宽松压力不大。

交通银行

概况

截止2014年12月,总资产为6.26万亿,资产同比增速5%,较2013年13%大幅放缓,其中贷款规模3.43万亿,占比55%,证券及其他金融资产投资11628亿,占比19%,同业资产规模5250亿,占比8%,此外,现金和存放央行款项9380亿,占比15%。

债券投资分析

债券投资占比显著下降。债券投资规模从2013H2到2014H2分别为9512亿、9504亿和9445亿,从占总资产比来看分别为15.96%、15.12%和15.08%,呈现下降趋势,反应出本行在逐步缩减债券投资占比。2014年末债券投资同比增速为为-1%。大幅低于总资产增速和贷款增速5%。观察债券投资平均收益为4.16%,较2013年同期上升30bp,高于同业存放利率3.81%。以国债和金融机构债投资为主,减持公司债。截止2014年底,国债及央票持有规模为3461亿,占总的债券投资比为36.6%,金融机构债规模为3994亿,占比为44.6%,公司债券规模为1891亿,占比16.9%,从2013H2至2014H2来看,各类债券占比变化不大,2014年减持公司债。

应收款项下非标资产大幅上升,买入返售下无非标。应收款项类投资规模从2013H2至2014H2分别为1198亿、1485亿和2116亿,2014年全年非标大幅增长,非标规模分别为942亿、1222亿和1840亿,占比分别为79%、82%和87%,监管政策下资产反脱媒化和非标入表,导致应收账款项目下非标规模大幅上升。

买入返售金融资产主要是证券、贷款、票据,无非标。

配置持仓小幅下降,交易持仓增加。2013H2至2014H2期间,配置(持有至到期投资)占比分别为71%,69%和67%,配置占比保持较高水平,但呈现小幅下降趋势。在2014年债券牛市中增加交易仓位。

从负债来源和资金成本看,负债结构中,存款来源占比75%,较2013年末下降3个百分点,其中公司存款占比68%,个人存款占32%,相应的市场化融资占比上升,同业融资占比24%,呈小幅上升趋势。负债成本方面,存款平均利率为2.35%,上升21bps,主要是受到存款脱媒和吸存成本上升的冲击;同业负债成本为4.17%,较2013同期上行21bp,最终平均付息负债成本为2.82%,较2013年末大幅上行26bps。

不良率上行,资本充足率相对宽松,不良贷款余额为430.1亿,较年初增长87亿,不良率为1.25%,较上年末上行0.20个百分点,属于较高水平,逾期贷款规模812.47亿,较上年末大幅增长3,逾期贷款率1.296%。资本充足率为13.94%,核心资本充足率为11.04%,分别较2013年末上行76bps和27bps,资产质量仍有压力,资产扩张主动放缓。

工商银行

概况

截止2014年12月,总资产为20.60万亿,其中贷款规模11.26万亿,占比54%;证券及其他金融资产投资4.43万亿,占比22%,其中纯债券投资规模3.8万亿;同业资产规模为1.25万亿,占比6.07%。

债券投资分析

最大的债券配置银行,但新增需求放缓。债券投资规模从2013H2到2014H2分别为37314亿、38710亿和38358亿,占总资产比约19%。债券投资同比增速持续回落,2014H2仅为3%,慢于总资产增速9%以及贷款增速11%,资产再配置呈现向风险资产转移趋势。债券投资平均收益为3.93%,较13年末上行19bp,高于同业资产的3.24%。

国债和政策性金融债为主,持仓比例稳定。政府和中央银行债持仓规模为13707亿,占比35.7%,较上年末的36.4%小幅下降,政策性金融债持仓规模为16727亿,占比43%,较上年末小幅下降1个百分点。企业债持仓规模有所增加。

配置占比下降,可供出售项占比提高,主动投资盈亏将影响当期损益表中。配置账户(持有至到期)占比67%,较上年末下降3个百分点,持有到期科目可以避免市场波动对损益表和资产负债表的影响,但占比呈下降趋势,体现主动投资特征的可供出售资产项占比提高至31%,较上年末上升3个百分点。投资损益将反映进当期损益表,在主动交易投资科目下,银行对套息价值更高的政策性金融债和企业债偏好更高。

无非标投资。应收款项类投资下均为债券,买入返售项下为证券、票据、贷款,均没有非标资产,在监管约束下,资产扩张相对谨慎。

从负债来源和资金成本看,负债结构中,存款占比87%,较2013年末下降1个百分点,其中公司存款占比49%,居民存款占比51%,未来将受到存款脱媒化和吸存成本上行的冲击;同业融资占比11%。负债成本方面,吸收存款成本为2.04%,较13年同期上行6bps;同业负债成本为2.35%,上行8bps,平均付息负债成本为2.12%,较2013H1上行7bps。

资本较为充足,不良率抬升。2014年不良贷款922亿元,较上年增长190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13%,上行14bps,逾期贷款2106亿,逾期贷款率1.91%,较年初上涨769亿和56bp。资本充足率为14.29%,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49%,较13年末分别上行98ps和87bps,资本较为充裕,资产再配置仍将向风险资产转换。

建设银行

概况:

截止2014年末,总资产为16.7万亿,其中贷款规模9.4万亿,占比57%;证券及其他金融资产投资3.7万亿,占比22%,其中债券投资规模3.48万亿,占总资产比21%;此外,同业资产7887亿,占比5%。

债券投资分析:

第二大债券投资银行,债券投资加速,同业资产收缩。2014年末债券投资规模为3.48万亿,是第二大债券投资银行,从2013下半年起债券投资增速维持在20%左右高位,显著高于总资产增速9%和贷款增速10%;而同业资产则呈现明显收缩趋势,大行资金融出意愿下降,流动性管理需求上升。

债券投资规模平稳上升。债券投资规模从2013H2到2014H2分别为34146亿、35114亿和37278亿,占总资产比在20%附近,基本稳定。债券投资平均收益为4.03%,比2013年末上行29bp,低于同业和贷款收益率。

以国债、银行及非银行金融机构为主,政策性银行和企业债较少。2014年末本行持有国债、银行及非银行金融机构、政策性银行、企业债规模为1.2万亿、1.03亿、5371亿和4879亿,占比分别为35%、30%、15%、14%。2014年本行显著增持了银行和国债和非银金融机构债。

应收款项类投资和买返下均无非标。应收款项类投资下均为债券,买返下为债券和票据,均无非标。

债券投资以配置需求为主,交易账户占比小幅上升。持有至到期投资占债券投资之比从小幅下降2个百分点到66%,以配置需求为主,投资收益不易受到市场波动的影响,此外交易账户持仓比例小幅上升,以其他债务工具的增加为主。

从负债来源和资金成本看,负债结构中,存款占比86%,是最稳定负债来源,其中企业存款占比68%,居民存款占比32%。

市场化融资占比上升。成本方面,吸收存款成本为1.92%,较2013年末上行3bps,同业负债成本为2.86%,下行84bps,平均付息负债成本为2.11%,较2013年末上行13bps。

从不良贷款率和资本充足率来看,不良贷款为1131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19%,较2013年末上升297亿和0.2个百分点,逾期贷款1332亿,逾期贷款率1.41%,较2013年末增加465亿和40bps。资本充足率为14.71%,较上年末上行83bps,核心资本充足率12.09%,上行95bps。资产质量下滑,但资本实力仍增强,风险资产将维持平稳均衡扩张。

农业银行

概况

截止2014年底,总资产为15.9万亿,同比增速为10%。其中贷款规模8.1万亿,占比51%;证券投资及其他金融资产规模为3.6万亿,占比22%,其中债券投资规模为2.9万亿;此外,同业资产规模为1.49万亿,占比9%。

债券投资分析

债券投资增长放缓,占总资产比相对稳定。债券投资规模从2013H2到2014H2分别为24447亿、25990亿、29026亿,占总资产分别为17%,16%和18%,基本稳定。债券投资同比增速为19%,快于总资产增速10%和贷款同比增速12%,也块于同业资产增速9%。债券投资平均收益为4.0%,较13年同期上升26bp,低于同业但是高于贷款。

以公共实体和准政府债为主,国债和企业债次之,金融机构债较少。2013H2至2014H2,公共实体和准政府债券(包括政策性银行债、铁道债等)占债券投资比51%、52%、50%,大致保持稳定,国债占比逐步下降,2014年主要增持了公共实体和准政府债。

不持有非标资产,买入返售金融资产收缩。应收款项类投资以证券投资为主;而买入返售金融资产项下以债券和票据为主,且占总资产比在逐步下降,从13年H2的5%降至14年H2的3%,均不持有非标资产。

配置持仓下降。以被动配置需求为主的持有至到期投资账户由2014年末的62%下降到59%,可供出售账户占比小幅增长。

从负债来源和资金成本看,负债结构中,存款占比89%,相对2013年末下降1个百分点,同业融资占比仅为2%。资金成本上,吸存利率为1.85%,较2013年末同期上行11bps,同业融资成本为3.48%,同比下行36bps,平均付息负债成本为2.00%,较2013年末上行9bps。

不良贷款率上升,资本充足率上行。2014年末不良贷款余额为1249.70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54%,较年初增长372亿和30个百分点,不良贷款率处于较高水平,逾期贷款为1233亿,逾期贷款率为1.6%,较年初增加229亿和20bp。资本充足率为12.01%,较13年末上行20bps,核心资本充足率为9.91%,上行10bps。不良率上升,资本充足率上升。

 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