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利贷奇葩事:天欲其亡,必令其狂!

融资技术 2016-02-09  星期二 夏心愉 1452字

文|夏心愉  来自愉财经平台 转载自轻金融

高利贷奇葩事(上)

孙姐跑路记:40万换美国L1签证跑全家

在澳门某知名赌场长长的扶手电梯上,下楼的孙姐和上楼的某“圈内人”朋友正巧遇上。孙姐眉开眼笑、大呼小叫,麻利地从手提包里翻出一沓钱,下了电梯又转向蹬蹬蹬爬上对方的电梯追了上去,客套了几句后就要对方收下红包,说那是新年“利市钱”,可以开运。

“过年就是时来运转,你说我运气怎么那么好,财神爷赌桌上送钱不算,还能在这里遇上你。”孙姐的调子特别高,一连跟对方说了好几遍自己财运好。

这一幕看得我哭笑不得。孙姐,在东部沿海城市明里干着担保公司,暗里干着放钱赚息的生意,其中不少远超同期银行利率4倍,因此也就是个高利贷。去年整年孙姐都在煎熬,由于放出去的钱坏了好几笔,因此在融资端,孙姐也欠债累累,就怕债主逼债或起诉她。

虽然不知孙姐具体欠债数目,但她的手头早已不宽裕,澳门之行她也并未像自己说的那样豪赌豪赢。当被问及为何主动散财,别过朋友收敛了笑容的孙姐说:“和你们媒体一样,打个广告做个宣传,刚刚那笔就当广告费。”

原来,这已是孙姐第二次使用“上澳门”的公关伎俩了。自从资金链告急,“江湖”上就有对她的不利传言和各路打探。就像那个发生了某高管突然变动的股份制银行要紧急应对负面舆情、暗中布置各基层行防挤兑风险一样,孙姐也有她的防“挤兑”。

要是所有的金主都闹去法院排队起诉,所有给她公司贷款的银行都来收贷,那还得了?

打扮身家防“挤兑”

在答我问题前,孙姐指了指自己锁扣锃亮、荔枝纹清晰的皮包,交相辉映的Vertu手机和陀飞轮精确摆转的腕表。做资金的,除了他们自个儿脑袋里印着一张资产负债表,没有外人能真正看得清他们的身家。就像孙姐,哪怕是借,都要继续开好车,只有这样,才能让金主们以为她的身家还在。

这是一个充满张力的过程。“现在还没人起诉我,他们都在互相盯着,打听着我的情况,只要有一个债主踏出第一步,后面的全部会跟上,谁都会怕自己下手慢。到时候我就玩完。”

孙姐的描述让我想到一个被吹涨的气球,一根细针可以刺爆全局。

其实,这两年行走业内,这种债主们集体虎视眈眈却又集体按兵不动的局面,我已屡见不鲜。有时得知某债务主体已经周转不灵,刚想调查报道,却被银行分管人士而非企业劝说求情或教导我“顾全大局”。

“你不曝光,我们都有‘时间换空间’的机会,你一曝光,银行肯定一哄而上一起动手,铁定坏账。”我曾被这样劝说。

在这种张力下,孙姐几个月前已经来过一次澳门。那次她的目的一样不是豪赌,而是在微信朋友圈里PO了不少显示自己逢赌必赢和“败家娘们”购物形象的照片,并且带了豪礼回家送圈内朋友,为的就是裱糊自己的身家,迷惑那些虎视眈眈的债主们。

“我都不急你急什么,我是欠你两千万,但老张欠我四千万,下月初就还了。”孙姐曾这样气定神闲跟一讨债上门的朋友说。

而刚刚电梯偶遇的朋友,是孙姐资金圈里的一个“碎嘴”。这对孙姐来说,是个“投放广告”的好标的。

争取时间铺后路

孙姐也不傻,不可能白耗着“公关成本”等死。她面前有三条路。

第一条路,是她眼下放出去收不回的资金能被回拢,但是按孙姐对她债务人的判断,希望渺茫;第二条路,是她能够妆扮好身家去开拓更多的融资渠道,但是她的“名片”身份所从事的民营担保行业已经被银行们基本抛弃,不来收贷已经谢天谢地,而嗅觉灵敏的民间资金已经通过各种渠道去往了资本市场,这两年民间资金运作盘子不断爆掉,也让不少金主长了记性,孙姐忽悠不到钱。

在孙姐看来,第三条、也是她正在谋划的一条路,便是用表面的乐观和打扮起来的身家,来争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