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投行结构的精髓与秘密

融资技术 2016-02-09  星期二 投资观察网 2516字

  合伙,是所有投行结构的精髓,一般人理解合伙是三五个意趣相同的人凑在一起鬼鬼祟祟的搞些名堂,类似共同犯罪。200多人的合伙肯定是鸡多不下蛋,无法弄,犹如国内几百人的合伙律师事务所,单个律师都想自己拉私活。崇尚个性的美国人怎样合伙搞投行,多年接受集体主义教育的我们为什么还在依靠股份或有限责任形式开展投行事业。本文为你解密一家标准版的合伙制投资银行的结构,希望借此可以规划你的人生。

  这家公司曾经真实存在过,现在已经散伙。它是标准版的,总人数曾经为260人左右,其中13名为合伙人,其余为聘任的后台支援与服务保障人员,前后台比例为1:20,这是一个普遍接受的华尔街的合伙比例,不同的是扩容版、删节版、迷你版,如高盛,由1000多名合伙人组成,其余2万多人为后台支援与服务保障人员,而小型PE则多为2名一般合伙人加若干名保障人员的迷你型结构。

  全体合伙人大会是公司的最高权力结构,每年开一次会,很有些宗教气氛,一般只讨论两件事,一是讨论当年的分红比率,二是讨论现有的聘任员工中谁的成绩特别优秀可以吸收入伙。合伙的避税优势是十分明显的,按照纳税原则,股份公司或责任有限公司的股东分红是在交纳所得税以后才能进行分配,股东利益是排在员工、债权人、政府之后的。企业损益表就体现了这一特点,第一,员工的利益在损益表中的工资及成本利益扣除保障,第二,债权人利益在EBITDA息税折旧前扣除保障,第三,政府利益在所得税中保障,第四,剩下的才是股东利益,从这个角度讲小股东是弱势群体,其状况可从证券交易大厅满脸愁云的散户神态中体现。而合伙的避税优势是合伙人先分红,然后各自分别纳税,这样一来,你优异的个人业绩就不用再为其他业绩平庸的同伙背负税务负担了。

  公司平常的管理由投资承诺与合规委员会而不是董事会负责,与有限责任不同,合伙人是承担无限责任的,对投资的承诺与控制就尤为重要,甚至可以危及到个人及家庭财产的存亡。国内的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缺少这层监控程序,结果不是业务做不大,就是人多以后离心离德。

  像所有的中介一样,投行也是中介,他的客户既有卖方,也有买方,投行业务结构也就围绕着卖方与买方展开。投行内部基本分为四个群组,一,面向卖方的业务群组,二,面向买方的业务群组,三,为以上两个群组服务的核心保障群组,四,通常的普通业务保障群组。你的职业生涯实际上就是从这些群组的基层做起,男怕入错行,如果你有幸或不幸踏入了其中的一类群组,未来的晋升通道也就基本清晰了,他们根本就是四种不同的职业,就像在航空业就职,当空姐与当地勤,是两类完全不同的职业,应验了那句古语,天壤之别。

  A.卖方客户群组,投行的卖方客户是只有两种,企业和地方政府,他们需要出卖自己的股权、债权或特许使用权获取资金。有时也可进行细分,按行业可以分为零售类、科技类、传媒类等,按发育状态可以分为A轮、B轮、IPO阶段等,按地区可以分为东部、西部、海外市场等。

  卖方是投行业务的起点,只有卖方同意出让某种权益,才会有以后一系列的业务跟进,卖方企业无论大小,决策其自身命运的不会超过5个人,即董事长、董事、CEO、财务总监。知晓这一点后,即可理解华尔街的一些潜规则,投行里面只有最高层的合伙人才能以董事总经理的身份与卖方接触,其他低层级的人员是不能打扰卖方客户的。想想看,一个世界500强企业的CEO,在本行业摸爬滚打了几十年,这些企业自己就有强大的情报分析和信息管理部门,你去求见十五分钟,并拿出从网上搜罗的材料(有些就是他签署发出的)去为他分析企业状况,在名画、橡木和真皮装饰的硕大的总裁办公室里,你自己就会觉得那十几分钟像小丑一样滑稽。

  有鉴于此,与目标公司新任总裁的第一次接触就一定是投行最高级别的董事总经理,见面地点看似随意,其实是精心安排的,既不能是对方也不能是自己的办公室,那会在气势上处于下风,一般会选在奢华的金融家俱乐部。董事总经理会带着若干助理,分乘两辆名车,一辆自己单独乘坐,一辆由助理们合乘。介绍双方正式认识的是投资银行各地的代理商(高盛有2万多名这种中小代理商,美林的代理商是添惠银行各地营业部的2万多名业务员)。如果你是投行新人,有幸作为随员第一次参与,会有些摸不着边际,两位主角高谈阔论,谈笑风生,哈瓦那雪茄的风味、加勒比小岛游艇的品质、共同认识的某位高官的风流韵事,一切似乎都与企业融资主题无关,但出门时,董事总经理会告诉你谈成了。其实,高手过招,外人难以觉察,几个回合下来,便知高下,除非你有独门暗器,否则企业的融资目标及金融产品价格在双方心中早已有数,剩下的就是你们这些卖方客户群组的助理人员补充完善了。

  卖方客户群组对外的名称是公司金融服务部,这一部门的晋升路径是分析员,执行助理,执行经理,高级执行经理,董事总经理。分析员会从名牌大学三年级的理工类或财经类学生中招募,培训后开始工作,培训的主用课程是金融学中的现金及未来现金流的计算,又称现金流的DCF折现法,尽管名头很大,原理却出奇的简单,1,计算企业未来五年的现金流,2,以一个特定参数把未来的钱换算到今天,3,将他们相加得出结果。早期还需要用纸笔和计算器,现在有了Excel软件,可以分分种搞定。以后在投行混江湖,无论你升到什么职位,DCF都是通用的金融语言。

  分析员直接升到执行助理的可能性很小,就像医院的护士很难升到助理医生,分析员工作两年后,大多会选择离开投行,攻读MBA专业,MBA会用两年  104周的时间,为你解惑投行的服务对象即各类企业的100多个案例。MBA毕业生的第一选择会重回华尔街,除了薪水丰厚外,积累人脉与经验也是重要原因。

  就像军校毕业下部队很快可以封少尉,MBA的就职起点是执行助理。两三年以后有望升任执行经理,再有几年可以升为高级执行经理。这时,你会面临人生最重大的抉择,最高的愿望当然是被吸收入入伙,合伙人会有终生的保障,很像国内混官场,拼死升到司局级,可以享受终生的干部医疗保障。如果合伙无望,你就要考虑筹备一只自己的小型  PE基金了。其实,分析员,执行助理,执行经理等,在董事总经理看来都无足轻重,你们的工作基本类似,就是两件半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