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以国家安全名义阻挠改革

融资技术 2016-02-09  星期二 新浪财经 1973字 国企,改革

世界银行金融专家王君称,自己研究了一辈子中国金融改革,临退休有种强烈的失败感。现在改革任何一个地方都能触及利益集团。其实,庞大的国有企业和国有银行集团,已经绑架了中国经济和经济改革,而且他们以崇高的国家安全的名义来阻碍改革。

由中山大学岭南学院和财新传媒共同主办的“第四届岭南论坛”于2015年3月29日在广州举行。上图为世界银行全球金融与市场局首席金融专家王君。

以下为演讲实录:

王君:在过去的16年里,我只干了一件事,就是研究中国金融改革的问题。说到这里,很少有人在16年里专注这个事情,我再有一个月就要退休,有一个强烈的感受就是失败了,没有完成使命,这个路还很遥远。

因此我常常感到很焦虑,我听到改革的议论,觉得大家并不在一个框架内讨论问题,概念框架,理论框架,着眼点,诉求都有很大的差异。因此,要想有一个有意义的讨论本身就很困难,在中国经济改革方面要想形成共识更困难。

在技术方面,世界银行专门有金融部门,有几千人在这个领域,在各个国家工作。但是在我们的概念当中,资本账户开放,一个国家货币的国际化,汇率制度的开放等等,我们从来不把他视为放开。我们更关注还是金融体系的稳健,能不能为实体经济服务,能够为企业和个人提供所需要的金融产品和服务,并且是以方便、快捷、可靠的方式。

我现在听到种种关于金融改革的说法,我觉得大家都在说表面现象,互相之间不能够融会贯通来看的问题。拿利率来说,利率改革说了很多年,2000就开始说,我现在把当年关于利率的报告拿出来看,国有银行改革,资本市场改革的发展,差不多稍微改改日期就可以用。什么意思呢?在这十多年里,改革进程其实很缓慢的。问题是,如果存款利率又可以放开,又不引起矛盾的话,岂不早就分开了?

很多年轻,人民银行把全天下的存款保险机构都请到中国来讨论,到现在这个制度还没有实施,这背后的原因我就不一一列举了。利率改革在国有企业没有改革的情况下,在虽然不是国有银行,但仍然受到保护的金融机构没有改革的情况下,利率改革能单独往前推进吗?

中国的金融改革到了今天已经变得错综复杂,所以的问题缠绕在一起,现在改革任何一个地方都能触及既得利益集团。其实,庞大的国有企业和庞大的国有银行集团,已经在绑架中国经济和经济改革,而且他以崇高的国家安全的名义来阻碍改革。现在查哪一个国有企业能没有腐败?

我有的时候想想那些落马的高官,我也替他们惋惜。这些人放在不同的制度下,他们完全可以拿到成倍的超过自己的收入,也不必说坐牢的问题。但是这样的一批人,还侥幸拿这个要挟中央。所以今天这个题目提速金融改革,我的感觉就是不放慢就不错了。

他们问的第一个问题,金融改革会不会放慢,我实在想不出来金融改革不放慢的确切根据。改革的目标和内容没有形成共识,如果按照现在分在各个部门的方案和任务去落实的话,三五年可以写一个漂亮的报告说改革完成了。但如果说中国金融改革建成稳健的,能够提供一个与我国大国地位相称的服务,又不造成风险的话,这个目标还很遥远。

上午陈主席有一个问题没有回答我的疑虑,就是一个行业监督机构把自己当作主管,而不是与监管对象保持距离。前两天我看吴晓灵女士提出刚性对付的问题,我都非常赞成。但你现在敢突破刚性对付吗?如果中央领导不从这个角度认识问题,现在就开始形成共识,进行布局,到了十年的时候,回头再看肯定来不及了。哪一个都需要好几年的时间来建设,就拿许成钢教授说的法制问题,在法制领域,经济的立法既有过度,又有不足。那些良法还得不到很好的落实,要解决这个问题,后面的事情就太大了。

习已经高瞻远瞩,有了自己的想法了,但很多官员还认识不到这个问题,还是在那里阻扰。就算我们形成了共识,如果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者,他们不提高他的权利,同样是一个混乱的局面。所以这个过程不需要时间吗?

第二个问题,据我的观察,整个国家机关的运作是国家治理现代化问题。其实金融改革背后真正需要改的是政府,是政府在金融领域职能重新定位的问题。这里涉及到国务院和人大的关系,国务院和行业部委的关系,以及这些部委之间的关系。我举一个例子,哪一个政府部门没有自己的既得利益,哪一个政府部长敢站出来说:我是国家公务员,考虑的都是公共政策和利益,没有私人部门的利益。在这样的情况下,分不清政府部门各个部门以及他们之间的责任和权利,大家都处在一个不自在的情况下,改来改去,所汇率、利率,这些都是人在改,人不改的话,怎么可能改。

当年韩国在金融自由化的过程中,有一个非常好的计划,但是韩国恰恰没考虑到政府相关部门的改革。所以这些自由化因为涉及到既得利益受到阻扰。改革的历程一定从最上游的形成共识,建立一个统一的目标,认识到存在的,约束条件,把这些扎扎实实一个一个理清。现在很多决策,包括现在机制,信贷低下和人关系有关。有至于研究这些问题的,等我下一个月退休老头,你愿意的话,我们私下私聊。

 国企 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