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成功并购:2015要点清单

融资技术 2016-02-09  星期二 Wachtell, Lipton, Rosen & Katz 金杜律师事务所 1559字

并购交易在2014年显得生机勃勃,在经济危机之后屡创新高:全球交易额达到3.5万亿美元,跨境并购交易额达到1.3万亿美元(占全球交易额的37%),涉及美国企业的跨境并购交易额达到7700亿美元(其中45%是对美投资)。来自德国、法国、加拿大、日本和英国的投资方占对美投资的67%,而来自中国、印度和其他新兴经济体的投资方则占约7%。2014年公布的跨境交易包括一些本年度最大的交易,其中许多交易的交易额超过100亿美元,还有一些属于重磅炸弹的交易。

我们预计,受世界主要区域内下述因素的驱动,目前这一趋势将持续至2015年:强劲的公司收益、寻求收益的大量公司现金余额、资本雄厚的借款人可持续获得极具吸引力的融资的能力以及普遍的高股价。同样,对若干领域产业间的合并的关注以及发展中经济体对技术和品牌的渴求,预计将继续推动跨境交易。

即使当今世界因为国际紧张局势和政治、政策上常常十分严重的分歧而愈发四分五裂,对境外收购方和投资者而言,美国交易市场仍然是全球相对友好的市场之一。通过细致的事先准备、战略化的实施以及对可能出现的各种问题经过深思熟虑的交易结构,在美国的多数并购交易都能够成功完成。相较原则性的法律限制或政治限制而言,导致投资美国的跨境交易失败的原因更多是因为计划不足和执行不力。

以下是我们更新的在美国进行收购或战略投资之前应认真考虑的要点清单。由于每项跨境交易都是独一无二的,以下所讨论的每个要点的重要性,应根据每个具体项目的特定事实、情况和动态发展而定:

政治和监管因素。尽管境外投资进入美国普遍得到认可,且一般不被政治化,收购美国企业或资产的潜在境外并购方仍应在启动任何收购计划或者项目之前,对美国的政治和监管影响做一个谨慎的分析,特别是目标公司属于敏感行业,或并购方由外国政府设立或出资或设立在普遍认为存在政府强烈干预商业经营的司法辖区。在公开任何收购或投资计划之前,充分考虑并应对(如可能)联邦、州和当地政府机关、员工、客户、供应商、社区和其他利益方可能的担心是非常必要的。在公布一项交易之前,制定全面的沟通计划也至关重要,以便向所有利益相关方传递适当的信息。在策划过程初期引入当地公关公司即便不是至关重要的,也常常很有帮助。与政治方面的情况类似,潜在的监管障碍也需要周详的预先计划。除了证券和反垄断监管,并购可能还需经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审查(见下文所述);如果所并购产业受到监管(例如能源、公用事业、博彩、保险、电信和媒体、金融机构、交通运输和国防承包),可能还需经行业监管部门的审批。这些领域的法规通常很复杂,政治对手、不太情愿的目标公司和竞争者可能会利用并购方在消除监管障碍过程中所暴露的弱点。尽管我们预计在可预测的未来,联邦层面的政策执行仍将保持一定的连续性,但在奥巴马政府执政的最后阶段,密切关注双方党派的观点和当前华盛顿的政治动态尤为重要。最终,根据所涉及产业和劳工的地理分布,工会也将在审查过程中继续扮演重要的角色。

交易结构。境外收购方应考虑各种各样的潜在交易结构,尤其一些战略上或政治上敏感的交易。在敏感情形中可能会有帮助的交易结构,包括不取得公司控制权的投资、少数股权投资或合资,但可能拥有日后增持更多股权或公司控制权的权利;与美国公司或管理层联手或与美国融资方或共同投资人(例如私募股权基金)进行合作;使用控股或部分控股的在美国设立的专门用于并购的公司,同时其董事会上有几名美国公民并且由一名有影响力的美国公民担任非执行董事长。也可以考虑使用优先股(而非普通股)或结构性债务证券。此外,即使很小的社会问题,例如存续企业的名称及其公司或总部选址,或在并购中的名义并购方,都可能会影响政府和劳工部门官员的观点。

CFIUS。根据现行美国联邦法律,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