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资产管理部的运作核心方法

融资技术 2016-02-09  星期二 佚名 5424字 银行,资产管理

2013年以来,银监会的监管导向开始鼓励商业银行的理财业务由银行总行设立事业部,实行归口管理、统一设计产品、独立核算、集中控制风险的体制。而一些银行早已开始行动,资产管理事业部的体制已经初步建立起来。

可以说,我国商业银行成立资产管理部是银行理财业务(包括对一般个人客户、高净值客户,以及对公客户的理财业务)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结果。而剖析商业银行资产管理部how to run(如何运作)的细节也有利于我们更好的认识这个“十年十万亿”的行业背后的成长逻辑。

一、为何做理财?银行转型的战略需要

市场上一直有声音认为,我国商业银行开展理财业务是为了监管套利,为了规避贷款规模管理、在存贷比的限制之外多放贷款。但事实上,这些监管手段与银行经营产生矛盾大约是在2010年以后。在2010年之前,贷款规模管理还没有纳入监管部门的窗口指导指标,而银行理财业务的起源却要远早于这个时点。

这就不得不追述,银行做理财的真正初衷。

以工商银行为例,银行理财业务是备战首次公开发行(IPO)时获得的财富。工商银行2006年10月27日A+H股上市,创下当时全球规模最大的IPO纪录。

在此之前的2005年下半年开始,笔者授命牵头工商银行与高盛在资金交易领域的战略合作,目标是学习和借鉴其资产定价技术、风险管理方面的先进经验,同时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是,寻找其业务模式、产品创新方面可能给工行带来的启示。

当时的主要考虑是希望通过改善业务结构在上市时实现较优的发行定价。

因为依照当时工行的情况——利差收入将近90%,中间业务收入不到10%;而国际大银行的中间业务收入占比都非常大,一般在40-50%,有的甚至达到60%——以工行的盈利结构,很难在市场上,特别是全球投资者当中卖个好价钱。

经过与高盛的长期深入合作,工行初步看中了高盛的两个业务:一是全球金融市场业务(Global Market),高盛的业务结构中,全球金融市场业务这块,包括投资和交易收入——主要是交易收入,占到50-60%的比重;另一个就是资产管理,高盛很早就成立了资产管理公司,资管业务也是全球领先。

a09d40f936488cfe7bd34a8e6acc6aca.png

在大量的思考和研究之后,工行有关领导提出,工商银行也要大力发展金融市场和资产管理业务,特别是着重发展资产管理业务。从国际同业来看,很多大型银行的资产管理规模与表内业务规模的比例几乎是1:1,有的甚至更大。也就是说,资产管理业务的潜在规模是足以支撑银行经营转型的。

理由很简单:工行这么大的体量,如果要业务转型,靠投行、清算、银行卡等传统业务,很难支撑——当时利差收入就有上千亿,从增加中间业务收入的角度说,必须要找到具有巨大业务基础的收入来源,才能有效提高中间业务收入占比,而资产管理业务正切中要害。

2005年末,工行就将资产管理作为战略转型的重要业务写入行里的规划方案。应该说,在股改任务很重的背景下,行领导还能把资产管理业务纳入战略转型发展纲要,是非常有前瞻性眼光的战略决策。

工商银行2006年年报显示(工商银行2006 年年度报告(A股) ,第65页):

2006年在个人理财业务的带动下,工行的个人中间业务快速增长,实现个人手续费净收入94.89亿元,比上年增长58.3%。

建立较为丰富的本外币理财产品线,以满足客户对币种、期限结构、收益率及风险等级的不同要求。

这些产品和服务包括:“稳得利”——一种以优质信用人民币债券的投资收入作担保的低风险人民币投资产品,分为信托贷款类、债券投资类和新股申购类;“珠联币合”——一种人民币与外币衍生产品相连接的组合投资产品;“利添利”——一种将客户活期存款与货币市场、短债等低风险基金相联接的账户理财业务;“汇财通”——一种与汇率、利率、商品价格指数和信用指数挂钩的外币理财产品。

此外,本行提供名为“汇市通”的外汇交易产品,以及“金行家”黄金交易产品。本行为首家正式向境内居民推出代客境外理财服务的中国商业银行。2006 年本行发行的各类本外币个人理财产品合计754.9 亿元,与上年相比增长 2.98 倍。

正是因为工行对资产管理研究比较早,才能获得先发优势。比如,一开始就在制度建设、组织体系等方面,参照国际领先金融机构的成熟经验,把资产管理作为单独的业务模块提出来,在投入上,包括人才、IT系统建设等方面,很早就下了很多功夫。

正如那句最简单最朴素的道理“想清楚了再做”。商业银行开展资产管理业务也是如此,从一开始就要想明白自己的定位和发展方向,才不至于走弯路。

这也就引申出商业银行开展理财业务的第一个关键点:从总行层面,要对理财业务的投资管理构建起完整的框架,包括投资理念、风控逻辑等,这个“纲”在开展业务的过程中必须一直坚守。

二、银行理财的投资管理框架

银行理财部门不同于其他资产管理机构的一大特点是:它借鉴了资产负债表管理和资产管理的双重优势。

脱胎于银行母体,理财对资产负债表管理天然的熟稔。而且,实事求是的说,资产负债表管理是一种很先进的管理方式——平衡匹配、动态调整。具体来说,银行理财的投资管理有如下特点:

(一)以负债定投资。银行表内业务是叫以存定贷,资产管理领域是以负债定投资,可以有效避免过度投资,过高杠杆,保持稳健经营,也就是8号文所要求的一一对应。

(二)以成本倒逼组合收益。通俗的说,在银行贷款管理过程中,每年会确定一个利差目标值,即净利息收益率(NIM),根据这个利差目标,要求每一笔贷款(或资金运用)都要大于存款成本与利差目标之和,贷款利率结构都是要根据NIM来确定的。延伸到理财的配置也是这样,以理财产品的预期收益率倒逼投资品收益,投资组合的加权收益率必须大于理财成本。

(三)大类资产配置为主,市场交易为辅。大类资产配置是资产管理领域的核心理念,对于投资结果的左右犹如“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一般重要。在操作中,根据大类资产配置的原则,资产管理部门一般会依照要给客户的收益目标,结合自身对市场的判断,在风险可控的基础上建立一个大的产品组合,这个产品组合配置好了以后基本上就定了。

市场交易为辅是说如果市场上有明显的交易机会,可以兑现浮盈或者止损,我们也会去捕捉。这是借鉴了国际资产管理行业的动态管理模式——套利交易的动态组合模式。

市场上也有观点认为,银行资产管理部未来的一个方向是要提高交易能力,从交易中获得绝对回报,改变银行一贯的买入并持有到期的被动投资风格。但笔者坚持交易为辅这一观点的一个考虑是:交易是风险很大的业务,做错或者做反都有可能导致亏损。对于银行而言,最要命的地方是,交易本身对交易员的要求很高,而银行没有相应的激励约束机制——交易员如果赔了就可能受处分影响薪资,但挣了却一般跟他没什么关系。

所以银行的交易一般是集体决策,由投资委员会在每个市场阶段做出买入或卖出的方向性策略决策,交易员和投资经理在一定范围额度内可以有交易决策。这既是风控的要求,也是现有激励机制下对个人的保护。如果现有激励机制不发生改变,银行资产管理部门的“交易量”是很难起来的。

三、商业银行资产管理部的解剖图

目前监管层要求将资产管理部独立,究竟资产管理部应该如何运作呢?我们就从两张图来分析,一张是组织架构图,一张是业务流程图。

(一)组织架构图

从全行层面看,最高一级是总行资产管理委员会(必须有行领导参加),它负责资产管理基本制度的建立、投资政策的制定,以及全行资产管理统一事务的协调。

在它下面就是资产管理的执行部门,从全行的框架上看可以分为前台、中台和后台三个部分。前台是销售部门;中台包括合规管理、信用审批、风险管理以及产品研发和投资管理;后台包括会计和托管核算,负责对理财产品进行资金清算和会计核算。

在资产管理部,即产品研发和投资管理部门,也分前中后台。资产管理部的前台是市场营销和按市场划分的各个投资管理部门,比如固定收益部、资本市场部等。这里的市场营销部更多是营销的协调部门,与全行的销售部门对接,使客户需求与产品设计更加吻合。

中台则负责运营管理和系统开发。运营管理负责把风控和合规部门要求的参数落实到业务流程中,系统开发更侧重于底层IT系统的开发维护。资产管理部的后台对应的是理财业务的台账管理,包括对理财业务的数据分析,资产的台账记录等等。

blob.png

(二)业务流程图

银行理财投资的本质是组合投资管理。因此,如果要模拟一只理财产品的研发路径,必须首先明确产品的基本要素,比如期限、预期收益率,大类资产配置总的原则和分布比例(比如信托、贷款、债券、货币市场工具、现金类资产的配置比例等),这些一开始在产品说明书上都要约定,也是指导后续投资的依据。

产品方案确定后,就可以向客户募集资金,并由投资决策委员会来决定具体的投资组合及投资政策。投资决策委员会是资产管理部门内的最高决策委员会。

之后,募集到的资金就会进入产品投资的封闭期,可能需要在七天或半个月之内完成全部资金的配置,类似公募基金的建仓。投资组合建立完毕,宣告着这只产品的大类资产配置完成。

产品创设阶段结束,进入存续期管理。这是一个动态调整的过程,主要包括两方面内容:一方面是市场套利机会的把握。通过捕捉市场机会,做套利交易,提前变现资产增加客户收益。另一方面是产品之间的交易。因为存续期内,产品可能需要调整投资组合,特别是项目融资类的资产要想调整组合的话,往往只能通过本行内的产品之间交易来实现。但交易的前提一定是要按照既定的产品说明书的约定,按照公允价格进行交易。可见,在大类资产配置的过程中,也是允许个别资产主动调整的,前提是按照市场化原则,进行公允价格交易。

存续期的管理体现的是大类资产配置为主,市场交易为辅的原则,在大类资产配置的基础上,抓住套利机会,实现主动管理。

在产品结束前的一个星期,我们可能会进行“模拟核算”,算出通过这只产品客户实现了多少收益,银行挣多少钱。待产品终止时,再把产品真实的核算结果交给投资部门,交易的安排要由投资部门和后台部门去完成。

blob.png

总体看来,要实现资产管理业务的良性运作,就要拥有专业的投资文化、专业的管理团队和投研团队、专业的软硬件系统支持。

这次银监会要求实施理财事业部制改革,是个很好的契机,可以倒逼银行管理层深入思考,银行开展理财业务根本目标是为了什么,到底要用什么思路做。仍然单纯依照资产负债表扩张的逻辑去搞理财,那就是要再造一个银行的影子,肯定没有出路;只有按照资产管理业务的客观规律,实行大类资产配置基础上的主动管理,才是可持续的、风险可控的、可以真正实现商业银行转型的理财业务发展方向。

四、形成共识,回归资产管理本源

银行理财业务高速成长,已经走过十多年的历史,当前正走到一个十字路口,下一步向何处去,亟待形成行业共识。我们认为,正确的方向是回归大资管,即按照资产管理行业的客观规律,来规范资产管理产品的研发和投资管理过程。

对照行业现状,理财业务有三个方面需要进行改革。

一是将预期收益型产品改造成真正的预期收益型。

现在的预期收益型产品很难打破刚性兑付,因为银行和投资者之间的风险收益承担责任不明确。银行给投资者固定收益,而银行自己除了赚取管理费、手续费,还赚取了给投资者约定之外的超额利润。这就类似于在搞表外的存贷利差业务,理财资金的募集成了以银行自身作为信用主体的主动举债活动,理财投资者同储户一样,当然有权要求保本保收益。

而真正的预期收益型产品,是将预期收益作为收益的参考基准或参考范围,绝对不是一个必须达到的目标。这是benchmark(基准)和must(必须达到)的区别。而且这个预期收益的计算,是以市值评估为基础的收益计算,就像货币市场基金一样,每天都要进行估值、计算并公布年化收益。

在国际上,理财产品也分为两种,一种是净值型,一种是预期收益型。特别是在欧洲一些国家,预期收益型产品比较流行。但其预期收益型产品,正像上文提及的,是围绕业绩基准波动的预期收益,其收益的估值完全按照市值法进行,这应当是我们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改造的方向。

二是要提高净值型产品的比重。

净值型产品可以像公募基金一样每日公布净值,投资者根据净值选择申购赎回。这其间最关键的是定价机制。银行做净值型产品最大的困难是非标投资品的估值依据。如果银行非标投资品有一个统一的交易平台,形成完整的收益率曲线,那定价问题就迎刃而解。一开始可能交易不活跃,曲线是虚的,但仍可以是评估定价的基准;未来活跃的、流动性充分的市场环境下,净值型产品将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三是收费模式要改变成管理费模式。

无论是净值型还是预期收益型,在收益的分配上,银行一定要按照管理费的模式来收,而不是利差的模式。

事实上,对银行来说,用管理费模式取代利差模式也依然可以有超额利润赚。比如通过产品书和投资者约定基本管理费+业绩管理费的模式。

如果产品达到预期收益,银行只收取基本管理费;如果超过预期收益,则在基本管理费的基础上加收业绩管理费。同时也可以约定,管理费总额最多不超过超额业绩的20%。这样既可以激励管理人为投资者尽可能多的获取收益,也可以保证投资者分享大部分投资所得,这是符合资产管理业务规律的产品设计思路。

2013年10月首批理财管理计划试点时,就有银行的理财管理计划采取了这样的费用约定方式,比如产品说明书中写“当产品单月的收益率年化达到N以上时(N=一年期人民币存款利率+1.75%),超过N的部分管理人将按照20%的比例提取浮动管理费。”总之,形成共识,回归资管本源,银行理财一定会迎来更美好的明天。

 银行 资产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