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存贷比应该知道的几件事

融资技术 2016-02-09  星期二 尹守革 2894字 存贷比

银监会今日发布了《关于调整商业银行存贷比计算口径的通知》,调整存贷比计算口径,缩小分子并扩大分母,显著降低75%的法定存贷比对银行放贷的限制。

此前,75%的法定存贷比已是备受诟病。早在2012年1月,央行货币政策司副司长孙国锋即在其理论专著《第一排:金融改革的近距离思考》中指出,贷存比设限75%并不合理。在上述通知中,银监会亦强调,“在中长期,银监会还将继续积极推动并配合立法机关修订《商业银行法》”。

那么,究竟什么是存贷比,其出台有何背景,为什么应该改革这一指标呢?为您总结了关于存贷比的相关要点:

什么是存贷比

贷存比,又称存贷比,即银行资产负债表中的贷款资产占存款负债的比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第三十九条的规定,商业银行“贷款余额与存款余额的比例不得超过百分之七十五”。

根据传统的货币金融学理论,商业银行首先吸收存款,然后据此发放贷款。根据这一理论,商业银行每吸收100元的存款,最多只能发放75元的贷款。

目前,在全球主要国家(地区)中,除了中国以外,包括美国、欧洲和香港等地都没有对贷存比提出明确要求。

贷存比的出台是为了控制通胀

中国银行业于1995年引入存贷比,当时的政策偏好之一是通过存贷比等指标配合当时的双紧缩政策,进而抑制通胀。此前的1994年,中国CPI一度高达24.1%,是改革开放以来最高通胀水平。

于此同时,当时银行的资金来源单一,商业银行吸收资金的主要渠道是存款,股票融资、同业拆借、回购、各类金融债发行、货币掉期等很多眼下广为流行资金来源和流动性获得方式,要么刚刚起步,要么根本没有出现。

所以,存贷比监管事实上起了两个作用:一是通过控制贷款,调控货币供应量,发挥货币政策工具的作用;二是通过控制贷款,保证商业银行流动性,发挥微观银行监管作用。

中国银行业长期集体“违法”——远远了突破存贷比限制

《商业银行法》规定商业银行“贷款余额与存款余额的比例不得超过百分之七十五”,但实际上,一直到1994年,中国银行业存贷比一直高于100%;一直到2004年,也就是相关法律颁布9年之后,中国银行业整体存贷比水平才在整体上达到了75%的法律要求。

在存贷比这一项上,中国银行业曾长期“集体违法”

同时,这一现状也说明了,传统的货币金融学关于“贷款由存款”产生的理论,并不符合银行业的实际情况。换句话说,《商业银行法》关于存贷比75%的要求,在当时并不符合中国银行业的实际情况,中国银行业也难以达到法律的要求。

和你想的相反,银行多放贷款不一定会减少存款

存差,即存款减去贷款的差额。

根据传统的货币金融学理论,商业银行发放贷款将减少存款,并减少存差。但在银行实际经营的过程中,情况并不是如此的。

央行货币政策司副司长孙国锋认为,这一错误观念根源于直观想象和实物货币理念之间的差异。孙国锋指出,在实物货币时代,存款创造贷款,有存款才能发放贷款;在实物货币和信用货币混合的时代,存款创造贷款和贷款创造存款同时存在;而在当前纯粹的信用货币时代,只有贷款创造存款。

按照上述理论,商业银行在给某家企业发放贷款(银行的资产)的同时,产生了该企业相应数额的存款(银行的负债),因而商业银行的存差并未减少。

只有当企业或个人从银行内取出存款的时候(商业银行负债减少),商业银行的存差才会减少,存贷比也因此上升。

商业银行存贷比逐渐减少 并不是因为银行吸收存款多了放贷少了

如上图所示,从1978年至2014年,中国银行业存贷比处于长期下行趋势,不断减少。之所以能实现这一点,并不是因为中国银行业的存款规模长期快于贷款规模,而是商业银行是通过一系列资产扩张行为,如发放贷款、购买外汇、购买债券等,从而引起负债和存款的快速增长,并使存贷比不断下降。

而从过去十年中国的货币增长来看,货币创造渠道主要有三种:一是商业银行通过发放贷款而派生的存款;二是在强制结售汇制度下商业银行购买外汇而派生的存款;三是银行通过购买非银行类公司债券的方式而派生存款。

除了上述三种主要的货币创造渠道外,银行通过增加其他资产业务的活动也可能创造出货币,如同业代付、信托受益权,也可以在银行的负债端创造出存款,推动货币增长。

利率市场化将分流银行存款 存贷比难以坚守

如上文所述,存贷比规定出台时,银行资金来源单一,主要是存款渠道,股票融资、同业拆借、回购、各类金融债发行、货币掉期等很多眼下广为流行资金来源和流动性获得方式,要么刚刚起步,要么根本没有出现。

但如今,金融市场的发展为居民财富的配臵提供了多样化的选择。近年来居民金融资产进一步向股票、基金、保险、理财产品等倾斜,逐渐形成银行负债端的金融脱媒。

据招商证券统计,截至2013年末,住户存款余额44.5万亿元,同比增长8.5%,增速下降8.1个百分点;居民存款理财化趋势明显,银行存续理财资金余额9.5万亿元,同比增长41.8%,信托计划余额10.9万亿元,同比增长46%,证券公司管理受托资金规模5.2万亿元,同比增长175%,基金管理公司公募基金和专户理财资产规模3.53万亿元,个人投资者持有的A股已上市流通股市值5.58万亿元。

招商证券估计,未来随着金融市场的发展,尤其是直接融资市场的发展,融资的便利性和低成本将得到充分体现,企业的储蓄率将趋于下降。同时,财政体制改革使得公共服务体系进一步完善将充分释放居民的消费潜力,居民储蓄率长期也趋于下降。

总之,这都将使银行更难完成75%的法定存贷比规定。

截止2014年3月末,上市银行存贷比水平

存贷比并不是理想的流动性监管指标

招商证券认为,存贷比属于简单粗暴的“一刀切”式监管,并不是理想的流动性监管指标。

第一,在存贷比的计算中,只是简单粗暴地将符合统计口径的存款、贷款分别加总,并未区别资产负债的结构性差异。

在负债端,并没有区分定期存款和活期存款的稳定性差异,也没有区分存款和同业负债占比不同从而导致的应对流动性冲击的能力不同;在资产端,存贷比计算没有考虑短期贷款和长期贷款对资产流动性的影响差别,也没有考虑银行在央行存款、同业资产、债券投资占比不同带来的资产流动性差异。

第二,银行资产负债结构多元化的趋势下,存贷比以一刀切的方式监管显得过于笼统。

2014年3月末,上市银行中,兴业银行的同业资产占生息资产比例达32%,而国有大型银行的同业资产整体占比仍不足10%;债券投资亦是如此,南京银行等城商行债券配臵较多,占生息资产比例已高达39%,而华夏银行的债券投资占比仅有11%。因此,从各个银行的主要资产负债配臵来看,不同的资产负债结构显然蕴含着不同的流动性风险,而不能仅仅以存贷比来评价之。

第三,2013年6月银行体系流动性紧张全面诠释了存贷比在流动性方面监管的无力。

13年上半年上市银行的存贷比均满足监管要求,甚至距离75%的红线还有一定的缓冲空间,但是6月份银行间市场的流动性紧张说明,在资产负债多元化发展的之后,仅盯住存款和贷款已经无法全面反映流动性结构,反而是业务占比逐渐上升的同业业务因期限错配成为流动性冲击的始作俑者。因此,流动性监管必须全面反映银行的业务模式、资产负债结构等深层次的因素。【完】

 存贷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