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成功并购的要点

融资技术 2016-02-09  星期二 景岗、王开定等 1394字

2012年的全球并购有超过40%的交易涉及不同国家的收购方和目标公司,其中境外收购方在美国进行的并购交易总额达到1700亿美元。由于新兴经济体持续累积美元,很多人预计该趋势将继续保持,因为这些美元将会重新投资于美国本土。自然资源仍将是并购大潮的重要部分,这包括美国,来自境外的大量投资已成为美国并购市场的一个重要趋势,也包括加拿大和澳大利亚这样资源丰富的发达国家,近期来自境外的投资在这些国家备受争议。

尽管美国去年选举年充斥着贸易保护主义论调,社会各方面对境外企业获取本土资源和技术也一直存在担忧,对境外收购方和投资者而言,美国交易市场仍然是全球最友好的市场之一。通过细致的事先准备、周到的战略实施以及对可能出现的各种问题经过深思熟虑的交易结构,在美国的多数并购交易都能够成功完成。导致投资美国的跨境交易失败的原因更多是因为计划不足和执行不力,而并非存在原则性的法律限制或政治限制。

以下是我们更新的在美国进行收购或战略投资之前应认真考虑的要点清单。由于每项跨境交易各不相同,以下所讨论的每个要点的重要性,应根据每个具体项目的特定事实、情况和动态发展而定:


1. 政治和监管因素。

尽管境外投资进入美国普遍得到认可,也很少成为一个政治问题,但在具体交易中,收购美国企业或资产的潜在境外并购方应在启动任何收购计划或者项目之前,对美国的政治和监管影响做一个综合分析,特别是目标公司属于敏感行业,或并购方由外国政府设立或出资或设立在普遍认为存在政府强烈干预商业经营的司法辖区。在公开任何收购或投资计划之前,充分考虑并应对(如可能)联邦、州和当地政府机关、员工、客户、供应商、社区和其他利益方可能的担心是非常必要的。在公布一项交易之前,制定全面的沟通计划也至关重要,以便向所有利益相关方传递适当的信息。在策划过程初期引入当地公关公司也可能很有帮助。与政治方面的情况类似,潜在的监管障碍也需要周详的预先计划。除了证券和反垄断监管,并购可能还需经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审查(见下文所述);如果所并购产业受到监管(例如能源、公用事业、博彩、保险、电信和媒体、金融机构、交通运输和国防承包),可能还需经行业监管部门的审批。这些领域的法规通常很复杂,政治对手、不太情愿的目标公司和竞争者可能会利用并购方在消除监管障碍过程中所暴露的任何弱点。随着奥巴马总统连任,预计在可预测的未来,监管机构的领导层可能发生变化,但联邦层面的政策执行仍将保持一定的连续性。此外,根据所涉及产业和劳工的地理分布,工会也将在审查过程中继续扮演重要的角色。


2. 交易结构。

境外收购方应考虑各种各样的潜在交易结构,尤其一些战略上或政治上敏感的交易。在特定环境下可能会有帮助的交易结构包括不取得公司控制权的投资、少数股权投资或合资,但可能拥有日后增持更多股权或公司控制权的权利;与美国公司或管理层联手或与美国融资方或共同投资人(例如私募股权)合作进行收购;使用控股或部分控股的在美国设立的专门用于并购的公司,同时其董事会上有几名美国公民并且由一名有影响力的美国公民担任非执行董事长。也可以考虑使用优先股(而非普通股)或结构性债务证券。此外,即使很小的社会问题,例如存续企业的名称及其公司或总部选址,或在并购中的名义并购方,都可能会影响政府和劳工部门官员的观点。


3. CFIUS。

根据现行美国联邦法律,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