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IPO,投资者还能选择哪些退出方式

融资技术 2016-02-09  星期二 佚名 4180字

过去一年,中国A股IPO停摆,境外上市、并购、转售……投资机构纷纷寻找新的退出方式。

熊焰:中国二级市场退出仍处冰冻期

作为投资行业的四个重要环节之一,退出一直是影响和制约中国PE、VC行业发展的一个重要内容。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应该说是给中国的PE市场带来了春天的信息。春天到来,我们就要进行新一轮的优化、新一轮的提升,我们可以从问题导向入手,就是看看在中国投资退出中存在什么问题,同时也可以规划一下未来中国PE退出的机制、市场大致是个什么样子。

中国的PE、VC生态拥有个非常丰富的行业链,所以,前十名的机构手中的好项目显然主攻方向是IPO,这几乎是毫无疑问的,他们是从收益最大化的角度去想。但是,由于PE、VC这个群体的复杂性,会出现多种多样的退出方式并存的局面。

在二级市场的退出方面,我国国内的很多机构,包括我所在的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一直也有所思考,但是截至目前,效果并不好。这里原因是多种多样的,与中国投资者间竞争的压力充分显现有一定关系,与中国特色的投资文化有一定的关系。显然也与PE、VC这种特殊的投资手段的隐秘性有关系。几个原因组合在一起,目前中国国内的二级市场退出的方式实际还处于冰冻期,还没有解冻,我们也希望大家关注这样一个话题。大数据告诉我们,被投资企业都去IPO实际是不可能的,当然,有实力的投资机构依然会把IPO作为首选。

有朋友问我,在十八届三中全会确立改革方向这样一个发展背景下,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有什么样的机会?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是北京产权交易所集团的一个子公司,它是北交所集团的旗舰店,集团三分之二的交易额和三分之二的收益来自于北金所。现有的业务有两个模块,一个板块叫金融产权,是国有企业的股权流转,包括城商行、农商行的股权流转以及私募流转。第二个板块是非标准金融产品,过去三年,北金所在这一块做的量比较大,而且是在银行圈里影响非常大,其代表产品叫委托债权投资,是个非标准债权投资产品,这样一个产品在过去三年中在北金所成交了1.2万亿人民币,应该说极大地缓解了实体经济融资难的问题,也为很多银行提供了帮助,解决了不良贷款。我们未来将要发生的一个变化就是北金所将成为央行下属的中国银行间交易协会的平台,有可能是债权市场的交易平台,未来发展空间大。

靳海涛:IPO仍是退出的首选

退出其实是我们最关注的,不管是VC还是PE,退出的第一通道毫无疑问是IPO。有些人认为并购可能代替IPO作为第一通道,但我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美国的并购是第一,其实他们在走下坡路,如果中国的并购是第一的话,也就是我们这个行业走长期下坡路的开始。当IPO不行的时候,投资者会更多地选择并购,并购一般是被动的,收益低,不到万不得已,有谁会选择收益低的而不选择收益高的呢?

所以,我们必须为VC和PE打造IPO退出的通道,也就是说,资本市场必须是一个通畅的资本市场。过去一年,中国A股市场的IPO大门关闭了,对VC、PE都是一个非常大的损失。好在IPO马上就要启动了,我们的同行应该会为此欢欣鼓舞。VC、PE在2013年二季度的时候是最差的,三季度开始上扬,四季度加速,这是对IPO启动的一个预期。

当然,并购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通道,也是值得我们关注的。并购基金是从事主动性并购的,在投资的时候已经有明确的对象,已经有了并购的基本原则,所以,这才是真正的并购。并购也是很值得期待的,值得去认真做的。但VC基金也好、PE基金也好,它们不是并购基金,所以,它们的并购退出是被动式并购,因为它们之前想的只是按IPO的方式退出,并没有想到以并购的方式退出。所以,被动式并购就变得比较难,涉及方方面面的因素比较多。

2013年,我们也做了很多并购的案子,通过上市公司的并购,现在已经公布的有两起,一个是合力泰通过并购联合化工(002217,股吧)实现上市,这个并购实际上是合力泰变成联合化工大股东了,变成主宰了。另一个是乐视新媒体对乐视网(300104,股吧)的并购,并购金额比较小,而且并购退出的收益一定比IPO低。

总之,投资了以后得退出,因为一个基金有一个期限。你不退出,挣多少钱也只是账面上的,没有变成实际。所以,我们认为,VC、PE对退出的研究和操作是至关重要的。我的结论是,卖比买更重要也更难,值得认真研究、仔细操作。

黄齐元:关注大中华区资本市场

首先,中国大陆多层次资本市场已经发展出一个很像样的雏形。几年前我第一次听到多层次资本市场时,并不很理解,而且看中国的资本市场也没有多层次的感觉。但如今,从上海主板、深圳中小板、创业板、新三板,到地方的股权交易所及柜台交易市场,可以看到每一个都有不同的层级,似乎发展势头都是蛮好的。新三板刚开始的时候比较艰难,一开始在北京,现在发展到全国。我遇到不少企业,原来在A股刚刚暂停的时候很排斥新三板,总是想着主板、中小板,现在大家思想方面渐渐比较能够接受,现在整个中国大陆的资本市场多层次的发展,的的确确有一个样子了。

但其中存在的问题就是不同市场间的定位还是不够清楚,比如说创业板、新三板、四板、中小板之间的差别到底是什么,同时地方的股权交易所百花齐放,这也是一个问题。所以,将来如何在不同的市场之间找到清楚的定位是很重要的。中国的经济体很庞大,有很多企业都想接触资本市场,也应该接触资本市场,但是还需要有很清晰的区分和定位。

其次,我想讲的就是说资本市场的发展应该和中国大陆企业下一个阶段的发展,特别是国际化以及“走出去”息息相关。中国大陆的资本市场现在还没有充分发挥功能,支持中国大陆企业的“走出去”。我们这两年看到像双汇这样的企业到海外去做很大的并购,主要的并购资金是从银行,或者是从PE来的,但资本市场并没有发挥类似的功能。

另外一方面,在法律上面也要有很多的突破。比如说A股公司要做一个海外并购的话,在审批上面有很多很多的困难,所以我们一方面是鼓励企业在A股上市,但是A股到海外去并购又有很多的困难,这中间要是没有做好的话,反而会构成将来中国企业到海外去并购的一个障碍。很多PE后来选择了并购,包括IPO在内的资本市场,没有促进并购的发展。

再次,我所要说的就是大中华的资本市场,特别是大陆、港、台彼此之间正在融合,这是一个趋势。将来不同的市场之间,企业可以彼此相互挂牌,我们现在已经看到大陆和香港的市场,比如说A+H,中国证监会前主席郭树清在2013年1月到台湾时也和台湾讨论到T股的市场,也就是中国大陆境内注册的公司2014年开始也可以到台湾以T股的形式挂牌。将来我们看到的两岸三地很可能是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一个企业可能既在台湾、大陆上市,也可能在大陆、香港彼此都有挂牌,有的时候是原始股,有的时候是以其它的形式。我想随着两岸的交流,以及中国大陆企业“走出去”,以及台湾的人民币市场的快速发展,将来势必两岸三地的资本市场会有一定程度的融合,所以,大家在为A股市场重启而感到高兴的同时,也不要忘记看其它的资本市场。以前大家是看美国、欧洲的资本市场,但将来在亚洲大中华区里就有几个值得关注的资本市场。

最后,我想简单介绍一下台湾的资本市场。台湾资本市场现在已经允许中国大陆企业去发行,台湾大概有50多家境外企业上市。这50多家里面大概有75%是台商,15%是大陆企业,10%是新加坡企业,中国大陆的企业取得外国公民身份的老板很多,所以,到台湾以外企的资格上市并不是很困难,此外也有借壳的形式,2014年开始还会增加T股的形式。除了股票市场,债券市场也会开放,香港有人民币的点心债,台湾也有宝岛债,中国大陆企业可以到台湾发行宝岛债,台湾2013年2月开放人民币业务以后,在短短10个月的时间里,人民币的存量已经超过1000亿,而香港是经过大概六七年的时间达到这个量,台湾这么大的人民币资金池其实也需要寻找新的投资标的,不管是宝岛债、T股,还是利用台湾的离岸人民币去募集创投基金,都是一个方向,大陆现在也是希望两岸的企业共同去赚全世界的钱,我想利用台湾的资本市场去投资、融资,然后一起“走出去”,也是大家将来可以考虑的一个方向。

高振营:新三板存在投资和退出机会

PE、VC从原来全民狂欢到后来的低谷,再到现在的整合阶段,我感觉PE、VC在其经营模式上一定需要做出调整。第一是要关注更早期的企业。第二是需要走专业化的路线,原来什么都投,遍地开花,现在需要专业化。第三是需要认真考虑并购的市场和退出的机会。第四,大家要深入理解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来“建立多层次资本市场之间的有机联系”所带来的投资机会和退出机会。

我认为,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作为国务院批准的第三家全国性的证券交易场所,作为一个公开转让的市场,将来一定是PE和VC退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渠道。我是基于这么几点考虑:

第一,从新三板上挂牌的公司数量来看,一定是超过主板市场的,因为现在主板总共挂牌公司不到2500家,即使开闸以后,增长的速度也比较慢。全国股份转让系统上的企业也非常大,无论是退出渠道还是选择投资标的,这个市场都是一个非常好的平台。

第二,新三板将来一定是兼具市场价值投资的市场,这个市场是并购重组非常活跃的市场。

第三,我们正努力把新三板打造成一个投融资有效对接的平台,我们也在做这方面的工作。这个市场的政策限制非常少,是一个改革和创新的实验场,值得大家期待。

目前,PE、VC最关心的或者说有疑虑的方面主要是两个,一个是这个市场的流动性怎么样,另一个是转板的机制如何。我认为,从流动性方面,我们新的交易制度已获得了证监会的批准,将来每个企业可根据自己不同的发展阶段采取不同的交易方式。最重要的是市场预期的明确,交易的活跃度一定会提升。关于转板,大家要深刻理解“建立多层次资本市场之间的有机联系”背后的潜台词,无论大家把它作为选投资标的还是作为退出的场所,都应该引起高度重视。新三板就是一座新的金矿,能不能来挖这座金矿就看大家的眼光。

因为我们公司对PE、VC非常重视,所以在制定政策过程中,就请了几家PE、VC过来参与,其实我们现在也一直特别想从更多方面来发挥PE、VC在这个市场中的作用。我们也在探讨,将来在制度许可的时候,如何更好地发挥PE、VC作为专业投资者在这个市场中的作用,所以,我觉得这个市场对于PE将来的转型和发展一定是有非常好的支持作用。

劳伦斯

 
上一篇: 并购重组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