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行路上故事多

融资技术 2016-02-09  星期二 劳志明 1621字 投行

1、卖拐之术

在刚入行的时候,代表客户去谈一单收购,目标司最核心价值在于一价值不菲的烂尾楼资产,临行之前大家讨论谈判对策。作为新人我认为是价格,买东西么价格当日最关键。领导很有经验,认为是最关键在人,目标公司管理层的态度将决定事情成败。因为目标公司已经成为所在国有集团的养老的场所,管理层会担心自己失业。我遂建议收购方承诺三年内人员不变工资待遇不变,以防止管理层反对,领导摇头说定心丸力度还不够。

后来在谈判时候,领导进行大概如下的陈述:“我们收购的目的着眼于不良资产的盘活,但我们对此缺乏无经验及经营团队,希望能够借助目前管理层,所以,希望政府及集团能就管理团队的稳定性给出承诺,管理团队散了,这个交易我们没办法做……”

后来跟领导沟通的时候,我问你把遗老遗少抬这么高位置,他们自己相信么?领导说,任何一个人都在潜意识里面认为自己能力还行,这是他们能活下的最基本的条件,很少能做到在得到肯定的赞许面前作足够理性的质疑。

2、定向爆破

记得非公开发行刚刚可以用作并购重组的支付工具时候,我们正好赶上在重组一个绩差公司,那个时候还基本用“定向增发”这种叫法。在向政府汇报方案的时候,最重要的工作是向领导们解释什么是定向增发和在方案中的作用。记得当时市长有句非常经典的话:“定向增发是什么东西啊,我只听过有定向爆破!”

3、遭遇屠夫

当年做一农业屠宰企业的重组,晚上住在客户的招待所里面,下面有个条件一般的浴池。因为房间淋浴不是太好,于是在某个晚上吃完饭就去洗澡。很不幸遭遇了杀手级别的搓澡师傅,一顿猛搓,第二天都要下不来床了。遂对负责接待的企业办公室主任抱怨,您这师傅也太猛了,差点给我搓报废了。该主任诙谐一笑,您有所不知,该师傅以前在屠宰车间工作,因表现出色,被调到浴室上班。。。

4、最强告假

某年正在项目最紧张的时候,某人准备周末回京,遂与客户告别说有点事情要走几天,客户说项目正紧能否推迟几日,或者安排其他人去。某人面露难色说可能不行,因为要回去结婚,延期难度大,安排他人也确实有些不妥,尽管项目组有诸多人士愿意效劳。

5、阴阳漫游

某位上市公司老总的一位同乡不幸遭遇车祸身亡,在清明节回家时,特意安排去上坟,在兄弟墓前边烧纸边感慨人生之无常。正在这时手机铃声响起来,该老总一看来电显示正式这位同乡,感觉既惊讶又害怕,心想我刚来烧点纸你就知道啦?壮着胆子接起电话,幻想阴阳两界连线多么奇妙。电话那端传来的是女人的声音,原来是同乡老婆用了他的手机,得知该老总回乡想请吃饭,虚惊一场!

电信或者联通的漫游服务,能覆盖至阴阳两界么,要是可行的话,包月客户得挺多。。。

6、牵强的协同

有一客户属于地产行业,准备收购一家LED企业,准备给政府忽悠产业协同,大概的意思是你看我是地产行业,我要盖房子是吧,房子得需要灯啊,以后我该的房子里面的灯全部都用LED的,两家形成上下游的关系,并购之后的产业协同明显。征求财务顾问意见,我们坚决反对,认为两个行业这样的协同比较牵强,关联度没那么大。企业老板还要坚持这种观点。

为说服老板,我们就举了一个例子,好比一个杀猪的非要说跟卖刀的产业具有关联性,原因就是杀猪需要用刀,其实,杀一辈子猪没准就用几把刀,你说算产业链的上下游么?老板最后表示认同。。。

7、封皮在这!

对于并购重组的材料制作而言,在荣大作申报材料也就是最近5年的事情。前些年,我们还曾经自己装订过,那时候每到报送材料的时候,我们就变成了手工能人。去买那种叫“益而高”牌子的大黑夹子,然后剪刀不干胶齐上阵,架势非常的吓人。但是毕竟自己作的东西比现在荣大差距甚远,记得在与监管部门沟通时候,预审员拿着项目材料那个叫做一个惨,基本上都处于要散架的状态。更为可笑的是封皮的不干胶居然脱落了,分不清到底是正本还是副本。

当时年轻眼睛好,发现封皮的不干胶粘在了预审员牛仔裤上,遂婉转提醒,老师,封皮在……在您大腿上!

 投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