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扯净壳剥离那些事儿

融资技术 2016-02-09  星期二 劳志明 2574字

(一)借壳上市操作关键点

1、为啥存在借壳?

从监管的理念呢,一直不太鼓励借壳这种方式,有时候借壳确实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但是借壳并非中国A特有,香港和境外市场也都有类似操作。目前国内借壳存在的原因主要因为上市门槛高,能走大门谁愿意钻墙洞,另外呢门槛高导致墙内风光无限,花开满园,就算钻洞也得进去看看才甘心。

2、啥是借壳的核心?

借壳上市的操作,两大因素,一个是拟借壳资产,这是最关键的因素,从盈利角度要能托得住借壳上市后的业绩,别借壳上市以后就成绩差公司了,好比刚结婚就得了重病,娇娘闺中冷,自己天天小药片儿盯着,日子过得也不愉快。另外就是拟上市资产要规范运作,比IPO严格规范差点可以但是不能差太多,监管有个词儿叫做标准趋同。

3、怎样才是个好壳?

从壳角度而言,也是两大要素,一个是市值大小,这个决定了借壳上市的成本,因为目前借壳上市多数采用发行股份即增量的方式,壳市值大小决定了重组后借壳方的股权比例,重组后借壳方持股80%还是30%,差别可是相当大。对壳另外的因素就是是否干净,要是今天债主起诉,明天员工来要工资,过几天法院又来查封,那可就麻烦大了,好比买的二手房,不但水电费都欠,晚上还经常闹鬼,住着自然心堵。

(二)净壳剥离操作要点

1、净壳实现的关键?

净壳剥离是上市公司借壳重组中常见的方案,有通过资产置换方式的,也有通过资产出售方式的。这两种没有本质的区别,都是将上市公司资产负债全部剥离掉,将上市公司剥离成无资产负债、无经营业务及无人员的“三无”的状态。需明确一点净壳剥离是借壳资产注入同时实现的,目前A股上市公司还不允许没有主营业务,故此先不注入资产的情况下剥离净壳做不到。

在剥离净壳的操作中,最关键的不是法律手段和程序而是相关利益方的平衡,因为毕竟净壳的剥离也是交易。利益的平衡也有两个层面,一个是净壳剥离相关的第三方是否愿意,另外就是剥离成本上市公司能否承担得了。说白了债权人同意出去不,产生的税能交得起否?

2、负债如何剥离?

根据合同法的规定,债务的转移需要债权人同意,但是上市公司作为一个经营主体负债结构非常复杂,债权人尤其经营债权人非常的多,而且在重组审批期间还处于不停的变动过程中,上市公司负债转移取得100%的同意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从监管角度对此也是重实质的原则,只要取得大部分债权人的同意,同时对没有明确同意负债转移的债权人可能的偿债要求进行合理安排即可,即重组后上市公司不必为以前负债买单就行。实际中操作原则就是取得大部分债权热同意函,同时由重组方或者其他有实力第三方进行兜底承诺。同意函的取得要求通常是金融债权人都需要,全部债权人同意的比例超过80%,这个是通行标准但不是硬性的,没说79%就一定不行。

净壳中负债的处理也不光是剥离一种方式,对于大额负债尤其是金融负债,也可以在基准日后进行偿还,也可以视同妥善解决,最终进入到剥离比例的分子中。但是对于经营性的负债而言,因为本身就是滚动的,负债的偿还就不能算数了。

3、资产剥离如何操作?

相对于负债的剥离而言,资产剥离就简单得多,但是仍然需要考虑第三方利益的因素。比如有限责任公司出资额的转移需要征求其他股东的利益,其他股东并且有优先受让权。已经被抵押、质押的资产需要取得相关担保权人的同意,并且在后续交割时需要将担保或者冻结等影响转让的障碍消除等等,既资产剥离也需要对第三方进行协调。

资产剥离中最核心的问题是税的问题,有时候路径设计得挺好,在操作的过程中发现有巨额的税赋,重组资产剥离后大部分都得给税务局,方案就彻底都傻B了。多数资产剥离的税是可以有空间节省或者递延的,需要专门的税务专业机构进行筹划。主要涉及的流转税类似存货增值税、房地产增值税可以通过资产权益化后股权交割进行处理,资产增值转让可以通过设定条件往特殊性税务处理上靠。

实在没有招儿了,尽可能的将交易处理成非货币交易,尽管也可能会有纳税义务,最后可以跟税务机关摊牌,交易中没有现金变现,反正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税务机构都是要钱不要命,最终多数也不会非把你逼死,先记账等啥时候变现再征收。

4、人员如何剥离?

上市公司人员的人员剥离指与现有的人员解除劳动合同关系,当然仅仅指上市公司母体公司,下属公司的劳动关系随着股权的剥离就自然出去。对于母体公司人员的剥离方案通常需要职工代表大会通过有效决议,没有职工代表大会的要是有工会能出个手续最好。

人员的剥离难易主要看公司的情况。通常而言民营公司会相对容易些,比较市场化,换老板了大家都散了,没准留都留不住,最多按照劳动法进行下补偿。对于国企就比较麻烦,大家对于自己企业还是非常有感情的,确切说对自己饭碗有感情。脱离了国有上市公司就不好混了,故此职工安置的问题就比较头疼。而且国企员工斗争意识还挺强,主人翁嘛,处理不好就去市政府广场去散步,一副鱼死网破的样子,是个领导都得头疼。

职工安抚和剥离是有系列的技巧的,对于上市公司特别是国有控股上市公司的政工科而言,具有长期同职工思想动员和斗争经验,基本上都能搞得定,最终只要监管部门能够看到有效力的职工代表大会决议,同时对于职工安置问题也有相关主体进行兜底承诺,职工安置问题就算OK。

5、或有负债如何防范?

或有负债的有效放放也是净壳剥离的重要内容之一,不光从监管的角度关注重组后上市公司不会因为之前的或有事项影响经营和股东利益。从借壳重组的交易角度,重组方也比较担心重组后有诸多的麻烦,通常都需要原有股东对上市公司的或有负债承担责任。

上市公司或有负债主要包括两大方面,一方面是净壳剥离过程中间产生的问题,诸如上面提及的未明确同意负债转移债权人的清偿要求,职工安置产生的后续纠纷等等。另外一方面是重组之前上市公司未发现的或有事项,就是传说中的地雷或者黑洞。

承担的方式一般都是通过法律协议进行明确,或者单独出具承诺函件,若承担责任是原有股东但本身实力有限不能够令人信服,也可以把其持有的上市公司存量股权质押,在借壳重组完成后分阶段释放,以保证重组方和重组后上市公司的利益。

PS:并非所有的上市公司都可以剥离成净壳的,能够剥离成净壳通常要求原有股东具有很强的实力,所以央企旗下的壳公司比较抢手。另外净壳的剥离以可以依靠破产重整等司法手段来完成。净壳剥离既要相关利益方能够接受,同时又能妥善处理好因此而产生税赋,一句话,摆的平,玩的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