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分析员的告白

融资技术 2016-02-09  星期二 蔡东豪 1243字

早前应邀出席讲座做讲者,我甚少参与这些活动,因为懒,懒得要花时间准备。这次是例外,主办单位香港分析师学会定下的题目是:分析员怎处理事业转变。这题目勾起我很多回忆,回忆不一定是好东西,但回想起我的分析员岁月,我从心里笑了出来,一口答应出席。台下分析员朋友下班后专程来听讲座,是否物有所值,我不敢下判断,我自己则乐在其中。我庆幸,我曾经是分析员。 

我入行经历算特别,那时候我全家移民多伦多,我对财经事物一直感兴趣,移民前在香港投资银行工作一段短时间,对分析员工作有一种隐约钟情,这种情没甚基础,属感觉。纽约有华尔街,多伦多有卑街( Bay Street),卑街投行分析员全部拥有丰富相关行业经验和学历,例如石油股分析员曾长时间在石油公司工作,金矿股分析员拥有冶金学位。我二十几岁,拿着学士学位,所谓经验是在香港工作了三两年,其间职责主要是影印文件。 

面试扮识计数 蒙混过关 

打进卑街难过登天,我不停写求职信,99%落空,面试机会没几个,偶而出现面试机会,也只有机会见人事部,或一些不是真的想请人的人,见完一次便音讯全无。如是者过了几个月,有一日有机会见一间小型证券行的研究部主管。这间证券行规模虽小,但名气很大,特别是分析部门,这类证券行称为 Boutique,专注做研究和股票买卖,不做企业融资和其他业务,性质纯洁,不少机构投资者就是喜欢 Boutique专注,信赖它们的分析。这间证券行是行内分析员的少林寺。 

研究部主管外形粗犷,举止市井,像一头老狐狸。他一坐低便说明他的需要,他是 Old School分析员,师承价值投资派,相信从下而上分析,但近年(20多年前)有一种新派分析在市场冒起,叫数量分析( Quantitative Analysis),他完全不懂,但客户对这时髦潮流感兴趣,他觉得有需要聘请一个数量分析员。简单说,他不相信这东西,不懂这东西,但知道要搞这东西。 

老狐狸坦白至极,这是新兴事物,他也不知道怎分辨分析员优劣。他说:「数量分析要计数,大学里香港学生最叻计数,你都应该好叻?」我读书时理科成绩不佳,选读文科,数学停留于加减乘除阶段,是少数数学水平低的香港留学生。但我终于等到这个面试机会,怎会放过?这主管跟我对数量分析一样迷茫,但我坚定地答:「我数学好掂。」主管答应给我试做几个月。翌日,我在卑街上班,这 辛苦到达卑街,我怎会轻易被叮走。 

上班后立即恶补码量分析,买了大量关于这学科的书籍(那时未有互联网),睇到头晕眼花,可是底子太弱,睇极唔明,连做冒牌分析员也无资格,怎可能写出见得人的分析报告,我知道迟早会穿煲。老狐狸久不久问我的进展,但他开始当了我是公司一分子。 

每朝开会谈股 偷师良机 

加拿大是禁烟先锋,20多年前室内已禁烟,《志明与春娇》场景在加拿大每日出现,大量爱情和友情都是在街头煲烟时建立。不是普通街头,可能是零下10 c寒风中的街头。大家试想,刮着大风,零下10 c变成零下25 c,几个烟民不怕艰辛,肩并肩缩起一团,在外面做一件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而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