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布式光伏项目将成为中建投融资租赁的重要业务

近两年,光伏行业的发展在国内各级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不断提速,但细看项目投资者多为国有资本及行业大鳄。究其原因,融资渠道单一、“融资难”仍是横亘在普通投资者面前的难以逾越的障碍,尤其是在分布式光伏发电领域尤甚。

随着传统行业的持续低迷,融资租赁为代表的传统融资服务业也相时而动,转向日趋火热的新能源行业,丰富行业融资渠道的同时,以求分一杯羹。日前,中国能源报记者就融资租赁在光伏行业发展中的机会、具体项目大客户选择和风险管控等问题,专访了中建投租赁有限责任公司高级市场总监武向阳。

中国能源报:相比传统的大型设备、固定资产等标的,光伏的融资租赁业务具备哪些机会和优势,哪些劣势亟须完善?国际上有无经验借鉴?

武向阳:光伏行业的投资主要包括上游光伏组件生产制造行业及下游光伏电站两个方面。

光伏电站属于新能源行业,其融资租赁业务与光伏组件生产行业不同。后者属于制造行业,其融资租赁业务更类似于传统租赁模式。2012年以后,随着我国整体光伏上游制造行业由外需拉动,转型为内需推动的格局之后,光伏制造行业也迎来一轮快速复苏的市场机遇。

目前,许多上游制造业企业,也纷纷涉足下游发电业务,在此我们主要探讨在光伏电站领域的投资机会。

从投资者角度,光伏电站融资租赁的机会主要体现在其较好的投资价值上:一方面,从经济价值角度来说包括投资回报较高,有10%左右;同时市场容量大,有数据显示到2020年仅分布式光伏项目的投资需求就有1200亿元;然后就是稳定、可预见收益,目前政策规定了20年不变的电价,锁定光伏投资商的未来收益;综合以上三点来看,突显了光伏电站领域较好的金融属性。

此外,作为绿色能源产业,光伏属于中国政府承诺大力推动的行业,未来发生整体需求减弱风险可能性小,为相对弱周期行业,面临的系统性风险小;另外一方面,从国有资本所应承担的社会责任角度来说,光伏行业具有较好的社会价值。

在国际上,也确实发达国家在光伏领域有许多成熟的经验可以供我们参考借鉴,尤其是如德国等欧盟国家。总体看,我们与发达国家在光伏技术装备等生产技术领域的差距不大,有些技术还处于国际领先水平。

目前的差距主要体现在光伏的应用市场环境方面,我国的光伏装机容量在快速赶上,但市场应用环境的体系建设存在差距,这是目前暴露风险问题的主要原因。但体系建设是个系统工程,和我国的综合电力体制改革及金融市场环境建设都有内在的联系。

中国能源报:目前市场中常见的几种融资租赁模式,各有什么优缺点,更看好哪类?未来趋势?

武向阳:在光伏领域的融资租赁工具目前主要集中在直接租赁与售后回租赁这两种。两种模式区别主要体现在介入项目的时机上及融资的目的不同。直租模式介入项目早,主要解决建设资金,回租模式介入项目稍晚,主要解决投资人流动资金需求。无所谓优缺点,只是适用的对象及阶段不同。

随着光伏行业的快速发展,个人觉得直接租赁具有先期介入设备选择、项目建设的特性,更利于融资租赁公司控制后期运营期的风险,属于更符合行业发展的需求的形式,市场空间也更大一些。

中国能源报:中建投租赁做过哪些具有代表性的光伏融资租赁项目,对于风险如何管控?对于目前力推的分布式,是否有计划涉足?

武向阳:光伏行业风险关注点,在5月27日绿色金融助力新能源产业的主题沙龙现场,我们的秦群总经理做了分享,包括介入光伏行业,需要注意的电力消纳风险、补贴不确定性风险、建设成本变动风险、质量风险、流动性风险、建设手续风险六个方面。

目前,中建投租赁通过直接租赁、售后回租赁与光伏产业链上多个企业开展过合作。涉及对最上游的硅料设备制造企业的贷款支持型融资租赁,光伏组件制造企业的生产线升级支持型融资租赁,以及多个光伏发电企业的建设期融资支持型融资租赁。

在客户和项目选择上,我们重点关注那些具有核心技术的制造型企业和具有良好运营能力的发电企业。以光伏电站融资项目为例,我们会考量该项目的未来运营主体是谁,是否有丰富的电站运营经验。

考虑光伏电站融资租赁项目多为直接租赁模式,因此公司在对项目的拟采购设备的选择上非常重视,重点选择行业内知名企业所生产的产品,以保证项目在建成后的运营可靠性。

从实际效果来看,我们公司光伏业务的风险控制水平较好,目前一直保持着较好的资产质量水平。

分布式电站在十三五期间,预计每年需要不低于12gw的装机规模,才能达到十三五规划至2020年70gw的目标。这一目标,对应的投资需求则大致需要保持在每年1200亿元的水平,我们公司会积极顺应这一趋势的要求。

中国能源报:结合项目,您感觉诸如雾霾、组件设备等问题,对发电量的影响几何?

武向阳:雾霾等环境因素会影响发电量,因此国家对光伏发电分成了三个资源区,即综合考虑维度等自然因素和雾霾等环境因素后对光照强度的影响后划分的。但相比较光照强度、等效利用小时数、组件转换效率等其他技术经济指标,雾霾对发电量的影响较为有限。

从目前来看,大型地面电站多位于空气洁净度较好的地区。即便对于可能存在雾霾影响的大城市附近的光伏电站,也由于该类电站靠近电力需求大的区域,在政策上具有补贴较高、不限电等有利因素,可保证电站投资人获得较好的投资回报。

光伏发电设备的质量对光伏电站的运营收益具有重大影响。虽然该类设备已成为成熟产品,但不同厂商生产的产品质量仍有差别,特别是部分小厂生产的设备质量在多年运行后可能出现影响发电效率的重大缺陷暴露,这类问题已经得到众多光伏电站投资商的重视。

中国能源报:所经历的具体项目操作中,是否遇到过非正常因素,如违约、设备质量等等导致的风险或者损失,这类现象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中是否普遍,如何监管?

武向阳:如之前所述,从实际效果来看,我们公司光伏业务目前一直保持着较好的资产质量水平,没有暴露出上述现象因素导致的损失。但这类现象作为潜在的风险点,确实是行业内客观存在的。

我国在光伏装备制造、设备安装、运营管理领域这几年技术进步很快,管理水平也日臻成熟。政府应制定好行业技术标准,其他可交由市场,因为市场的“优胜劣汰”,就是最好的监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