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融资与互联网金融:实物融资租赁还是变相自融?

面世一年之后,伴随母公司的连年亏损,屡陷自保自融争议的绿能宝再次遭到外界质疑。

根据绿能宝母公司——阳光动力能源互联网股份公司(Solar Power Efficiency Internet,下称“SPI”)公布的2015年度财报,2015年SPI实现营收1.9亿美元,创下最近五年新高。与此同时,其净利润亏损也由2014年的519.6万美元扩大至1.85亿美元,同样创下其上市后的亏损新纪录。

作为SPI斥资5亿美元打造的一款理财产品,绿能宝在业内首创“互联网+光伏产业+融资租赁”模式,但因其部分产品的承租人与绿能宝本身存在关联性,外界关于绿能宝涉嫌自融的质疑声音一直此起彼伏。如今,母公司的连年亏损,加之融资租赁方面法律的缺失,对绿能宝的质疑声音又开始不断出现。

“合规经营是我们平台运营的底线”,面对诸多质疑,绿能宝方面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回应称,绿能宝隶属于商务部监管,在相关条款中允许关联交易。绿能宝解释称,其融资租赁逻辑是基于实物的委托融资租赁,有别于传统的P2P模式。

连亏三年

根据本报此前的报道,SPI原本是美国的一家光伏产业链下游企业,主要从事电站运营和EPC业务。2011年,江西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江西赛维”)发布公告称,以约33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SPI公司70%股份。彼时,曾贵为中国新能源首富的彭小峰还是江西赛维的掌舵者。

2013年6月,江西赛维负债逾200亿元,严重资不抵债。次年,中银国际海外投资机构Apollo Investment Asia Limited向法院提请彭小峰个人破产。

败走江西赛维后,彭小峰以SPI作为主要平台进行光伏二次创业。今年1月19日,SPI成功通过美国场外柜台交易系统(OTCBB)以初始价格每股18.90美元转板登陆纳斯达克股票市场。

不过,尽管成功转板纳斯达克,SPI依然难以扭亏。记者梳理其近年财报发现,2013~2015年,SPI年度净利润亏损分别为3224.4万美元、519.6万美元和1.85亿美元。这意味着SPI三年已经累计亏损约2.2亿美元。财报显示,截至2015年年底,SPI营运资本缺口为8000万美元。此外,2016年SPI将有大量债务到期。

绿能宝方面向记者回应称,SPI亏损主要是公司今年年初上市,包括大量员工期权激励、上市费用和项目拨备等,按照美国会计准则一次性非现金运营成本的会计处理。绿能宝一名内部人士表示:“彭小峰董事长接手SPI不足两年,而SPI之前的运营已有十多年,之前的历史包袱与现在并无关系。”

陷自融自保争议

一位新能源行业分析人士向记者表示,SPI原本是在OTCBB上市的企业,转板纳斯达克精选市场对其净资产和市值规模有明确的要求,而彭小峰的目标很明确,就是通过绿能宝等多种产品和平台,不断扩增资产以满足纳斯达克的要求。

绿能宝产品推出之后,尽管彭小峰等高管不遗余力地在公共场合频频出镜为其站台,但绿能宝的模式一直遭到外界的质疑。

根据绿能宝官网介绍,在绿能宝模式中,投资者承担出租人的角色,将购买的绿能宝产品委托绿能宝租赁给电站项目方(或充电桩项目方)使用,电站项目方(或充电桩项目方)则按月向投资者支付租金(由绿能宝代发)。在租赁期间,绿能宝产品物权始终归投资者所有。

在5月23日绿能宝举行的答谢酒会上,彭小峰表示,绿能宝与P2P最大的不同,就是投资人买到的是实物,这个实物可能是光伏发电电池板、充电桩,然后委托绿能宝租赁给需要建设一个光伏发电站或充电站的业主去建设或运营。

值得注意的是,绿能宝部分产品的承租人与绿能宝本身存在关联性,外界据此质疑绿能宝涉嫌自融。

在绿能宝的活期中心产品介绍中,记者发现,其“美桔6号”产品用于江苏苏州美亮顺源500KW项目一期200KW工程,该工程的承租人为美亮电力(苏州)有限公司,而这家公司与江苏绿能宝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为夏侯敏。除此之外,“金桔68号”“美柚2号”“美柚3号”的承租人也为SPI旗下子公司。

上述分析人士向记者表示,绿能宝亟须撇清自融自保的嫌疑,对于一款理财产品来说,自融自保风险很大,因为这不需要像银行贷款那样走严格的审批程序,缺乏独立第三方担保、评级,投资风险很大。

根据零壹融资租赁研究中心的投资测评与数据统计,截至2016年1月底,绿能宝平台共上线542个项目,成交金额约为9.45亿元。其中承租人为绿能宝关联公司的项目有408个,成交金额4.66亿元,约占总成交笔数的75%,约占总成交金额的50%。所有项目共涉及43个承租人(其中包含1名自然人),其中有19个承租人为绿能宝的关联公司。

对此,绿能宝方面向记者回应称:“至于关联交易,绿能宝隶属商务部监管,在商务部的条款中是允许关联交易的。同时,融资租赁归商务部监管,其规定是可以给公司股东和股东相关企业融资。”

绿能宝表示,为了明确物件流向,投资人在其平台上购买的光伏组件有编号可查,用户不仅可以查看该组件在哪个电站使用,它能产生什么样的收益;如果是已经发电的电站,投资人还能看到每天发电的情况。

触碰监管红线?

随着“e租宝”等互联网金融产品相继被查,外界据此担忧绿能宝可能会受到波及。

除此之外,由于目前我国在融资租赁业务方面存在法律缺失,加之当下政府部门对互联网金融监管趋紧,绿能宝的合法合规性也一直备受投资者的关注。

记者获悉,银监会曾就加快推进互联网金融平台监管明确了合理设定业务边界的四条红线:一是要明确平台的中介性;二是明确平台本身不得提供担保;三是不得搞资金池;四是不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随后,“e租宝”等互联网金融产品相继被查,外界据此担忧绿能宝可能会受到波及。

特别是在SPI巨亏之下,开始有投资者担心绿能宝可能会出现挤兑风险。不过,根据SPI披露的2015年财报,2015年SPI通过绿能宝平台向个人投资者筹集资金达1.456亿美元,通过绿能宝兑现个人投资者1920万美元,并已全部兑付,没有一例延迟支付或无法兑付情况发生。

尽管如此,在2015年的年报中,SPI披露称,由于中国政府正在加强互联网金融监管,绿能宝可能会受到其影响。如果SPI的经营活动被认定违反了中国法律法规,SPI可能会受到严重处罚,包括关闭绿能宝电子商务和投资平台。

“正向的波及是没有的”,一位绿能宝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这只是SPI依照纳斯达克要求作出的风险性提示。其向记者表示,绿能宝隶属商务部监管,在纳斯达克上市后,SPI不仅要接受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还要遵守塞班斯法案内控标准和接受美国证监会的监管。此外,绿能宝还获得了融资租赁、融资租赁资产交易和保理牌照。

绿能宝副总经理何琳曾在去年10月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我国尚未形成统一的《融资租赁法》禁止自然人委托租赁之前,依照商务部的部门规章,绿能宝采取委托租赁的方式开展融资租赁业务,是合法合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