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发展与GDP的关系

唯GDP论的打破与光伏的机遇

太阳能是最清洁能源之一,在环境污染越来越严重的今天,这一点极其宝贵。太阳光普照大地,没有地域的限制无论陆地或海洋,无论高山或岛屿,都处处皆有,可直接开发和利用,采集便利。据悉,每年到达地球表面上的太阳辐射能约相当于130万亿吨煤,其总量属现今世界上可以开发的最大能源。根据太阳产生的核能速率估算,氢的贮量足够维持上百亿年,而地球的寿命也约为几十亿年,从这个意义上讲,可以说太阳的能量是用之不竭的。从理论上讲,光伏发电技术可以用于任何需要电源的场合,上至航天器,下至家用电源,大到兆瓦级电站,小到玩具,技术过关,光伏电源可以无处不在。

据预测,太阳能光伏发电不但将替代部分常规能源,而且将成为世界能源供应的主体。

预计到2030年,可再生能源在总能源结构中将占到30%以上,而太阳能光伏发电在世界总电力供应中的占比也将达到10%以上;

到2040年,可再生能源将占总能耗的50%以上,太阳能光伏发电将占总电力的20%以上。

近两年越来越严重的雾霾问题,更是引发了人们对能源利用方式的思考。

在新一届国家能源委员会首次会议上也明确要求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方式变革,走出一条清洁、高效、安全、可持续的能源发展之路。6月13日召开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上,将能源生产和消费提高到了“革命”的高度。

在近日的全国“十三五”能源规划工作会议上,国家能源局提出要重点关注九个问题:大力推进能源节约、增强国内油气供应能力、清洁高效开发利用煤炭、提高可再生能源比重、安全发展核电、拓展能源国际合作、加强石油替代和储备应急能力建设、深化能源体制改革、增强能源科技创新能力。并特别指出,要坚持集中式与分布式并重,把发展分布式光伏作为推进我国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的重要手段。

尽管成本高、回报慢、融资难,甚至工程项目可能烂尾变成拖油瓶,但政府仍对太阳能光伏发电大力扶持,在一定程度上也证明了政府打破“唯GDP论”的决心,真正注重起了清洁环保可持续的能源发展之路。

压力与荣耀之下的赶工潮

在过去的一年半里,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扶持光伏的政策,其中分布式光伏被列为发展重心。能源局年初更是设定的目标,2014年我国要建设14GW的光伏电站,其中分布式8GW,大型电站6GW。

分布式发电可以利用分散式资源,装机规模较小、贴近用户,它一般接入低于35千伏或更低电压等级的电网。目前应用最为广泛的分布式光伏发电系统,是建在城市建筑物屋顶的光伏发电项目。该类项目必须接入公共电网,与公共电网一起为附近的用户供电。是如今国家极力推荐的能源利用方式之一。

自从14GW装机目标提出,质疑就没少过,对8GW的分布式光伏装机更是唱衰一片。今年6月,国家能源局局长吴新雄在召开的光伏发电建设和产业发展座谈会上,强调要坚持完成光伏10GW的年度增长目标,并且继续积极推进分布式光伏发展。8月4日,国家能源局在嘉兴市召开全国分布式光伏发电示范应用的现场会,吴新雄透露,国家能源局准备就进一步发展分布式光伏下发通知,并力争今年全年中国光伏发电并网容量达到13GW。

之前曾有人士称能源局再次定调10GW的光伏新增装机目标是分布式之“过”,而如今“奔往”13GW是否会是分布式之“功”?

据国家能源局公布的《2014年上半年光伏发电简况》中显示,上半年的光伏装机情况并不理想。全国新增光伏发电并网容量330万千瓦(3.3GW),其中,新增光伏电站并网容量230万千瓦,新增分布式光伏并网容量100万千瓦(1GW)。装机并网容量远低于预期。

今年以来,各地光伏指标落地情况糟糕,一方面光伏电站的规模指标迟迟落实不到具体项目,造成大多数项目还没开工建设;一方面电网接入审查难,时间长,程序繁杂;另一方面项目投资收益不明确,企业建设投资热情依旧不高。

按照国家能源局的安排,明年制定年度计划时以各地区今年执行情况为基础,执行不好的地区,会相应减少年度规模。对于今年抢占较多指标资源,而又未能开工建设的地区,可想而知下半年该紧张了。

如果按2014年全国新增光伏发电并网容量13GW为计划来计算,上半年仅完成了3.3GW,将近10GW的增量压在了下半年。折合成投资额,10GW约需800亿元-1000亿元。更需要提一下的是,如今到年底也不过是4个月(9月-12月)的时间了。

4个月,10GW,800亿元-1000亿元,光是看到这些数据就能想象接下来如火如荼开工赶工的画面了,更何况,分布式光伏已被列入了国务院硬考核,无论是真心以待光伏,还是为了目标承诺或是为了荣耀,压力都是随之而来。各地方政策、批文加速公布下发,具体到企业层面,无论是制造环节或电站环节都加快了建设速度。

大跃进下的质量隐忧

国内对光伏发电,尤其是分布式项目的推广热情高涨,欧美等国的贸易限制也迫使国内市场的进一步开发,利好的诱惑与海外受挫的重压下,不仅业内企业大肆抢食国内市场,跨界争抢的企业也是不少。之前在政策层面积极倡导下光伏企业付出较多人力物力财力,但并未取得预期效果。而如今光伏行业陷入结构调整的关键时期,资金短缺、盈利能力较低,光伏企业生存能力明显下降,政府层面只要稍有指引企业便蜂拥而上兴建光伏项目。

下半年的装机赶工潮是否会重蹈之前地面电站的“大跃进”覆辙?电站的质量问题又是否有人在关注?

截至2013年底,全国22个主要省市区已累计并网741个大型光伏发电项目,主要集中在西北地区。不完全统计,2014年7月上市公司公布在建或拟建光伏电站项目达10个,规模约1.1GW。与此同时,已建成光伏电站质量出现的大规模问题频出。

中国光伏行业前两年投资过快,再加上投资门槛较低,导致产能爆发,随之而来劣币驱逐良币,很多电站开发商为了追求投资的成本,使用大量质量较差的组件。此前,在一次大范围光伏电站质量调查结果也显示,大约有30%的建成三年以上的电站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质量问题,甚至有建成不过三年的光伏电站的组件衰减率竟然高达68%。一些应用于光伏电站的晶体硅组件两三年内的衰减率在3.8%-7.0%间,非晶硅电池组件衰减率高达20%,都明显高于正常值。其它如光伏组件变黄爆裂、支架事故等,也屡见不鲜。

良莠不齐、质量伪劣,这对光伏电站来说是一种深度伤害。

去年9月,共有400余家光伏企业进入了第一批申报名单,但经各省经信委核实推荐250家,经过专家复核后仅存133家进入公示,最终仅有109家进入符合《光伏制造行业规范条件》企业名单。今年,52家符合《光伏制造行业规范条件》企业名单出现在工业和信息化部的网站上,74家初审名单,最终近1/3企业被残酷淘汰。

从数据看,大量企业被剔除出公告名单,似乎标准严苛,但却杜绝不了质量忧患。且不说对地面电站的影响,如今个人建电站的越来越多,等到并网、买卖电发票、贷款融资等问题都得到了解决,而质量问题却成了分布式光伏推广的“拦路虎”,这是多么丢脸打脸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