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电站融资模式

2014年上半年分布式推广不利的原因在于商业模式不成熟、项目运营收益率存在不确定性以及融资存在瓶颈等问题。由于项目收益率无法得到保障,银行等融资渠道难以大规模进入分布式光伏领域,行业遇到融资难的问题。而目前我国现有的融资渠道较少,主要仍依靠国开行或者商业银行贷款。其他可预见的融资创新包括资产证券化、互联网金融、光伏产业基金等。下面我们将对上述融资模式逐一进行分析。

(1)银行贷款:融资成本较低,融资规模有限制

目前银行仍是光伏电站的主要融资渠道,且国内多数领先运营商均得到国开行贷款,但目前银行对分布式贷款尚未放开,还不能接受以电站收益作为抵押的贷款,必须实物抵押。分布式的融资瓶颈在于其运营风险高于地面电站,当分布式发电量波动(气候和电站质量导致)、自发自用比例不确定、并网和电费收取风险等核心问题能得到有效解决之后,分布式的融资难题将迎刃而解。近期银行集中在做分布式项目的风险管控调研,随着保险介入和细则政策明朗,银行贷款有望逐渐放开。

(2)众筹模式:解决分布式融资的方式之一

众筹是一种融资行为,属于股权融资,主要用于小额风险投资,它的特点是积少成多、英雄不问出处。2014年2月国内联合光伏试水众筹模式,联合光伏通过众筹网融资1000万元,用以在深圳前海新区建设1MW光伏电站,投资锁定期限为2年,并承诺了6%的年化收益,被看做是互联网金融参与太阳能电站建设的首次尝试。   

众筹模式的问题在于:

1)电站融资规模很大,但众筹之前涉及的科技、影视和技术项目的集资规模都很小;

2)涉嫌非法集资,法律上暂未做出明确的界定;

3)缺少担保,一旦项目出现风险,投资人难以追索权益,影响大规模融资的能力。

(3)互联网金融渠道:目前处于摸索期

2014年1月,曾传阿里巴巴将推出“定期宝”,有意跨界投资光伏电站,而有知情的光伏行业资深人士表示,阿里巴巴方面的确在与一家具有国资背景的光伏电站大型企业洽谈。如若成功,光伏电站开发融资模式将出现颠覆式的变化。

“定期宝”是一款封闭期介于7日至90日的短期理财产品,未来将投资于固定收益领域。从理论上来说,光伏电站资产确实符合固定收益投资标的要求。2013年以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扶持光伏电站开发的政策,较大改善了光伏发电上网和收购的条件,根据相关政策,电站运营方面在20年内收入、补贴、成本均较为稳定,类似于固定收益产品,而电站作为收益最稳定的投资品种之一,非常适合从互联网渠道融资。

综上分析,我们认为未来电站运营商有望携手互联网巨头,以20年电站收费权做质押推出理财产品,定价比同期银行存款利率高出一定百分比,安全性方面通过善后基金、保险和银行授信解决。目前运营商仍处于筹备和摸索期,但未来将成为一种趋势。对于公众来说,互联网金融为其提供间接投资电站的便利途径,使分散的个体也可享有电站运营收益,推动光伏进入全民投资和分享的时代。

(4)融资租赁和信托:融资成本较高,适合快速扩张企业   

光伏电站的开发运营类似于经营性物业,融资租赁公司的切入点是在光伏电站的持有和运营之间。针对地面电站,融资租赁公司能为光伏电站提供前期开发融资,并为电站的建设运营提供直租和售后回租的服务。例如,爱康科技近期开展光伏电站融资租赁业务,其将持股80%的子公司青海蓓翔拥有的65MW太阳能电站整体发电资产出售给福能租赁,后者再将该资产返租给青海蓓翔运营。本次融资租赁融资金额为8650万元,如果考虑保证金的影响,年实际利率为10.85%。通过融资租赁业务,爱康科技盘活了现有资产,能快速获取资金加快电站建设,对电站形成滚动开发。   

通过我们深入研究得出结论,该方案是融资租赁公司与光伏企业合作组建电站运营平台,融资租赁公司帮助光伏企业打通融资渠道,光伏企业拓展新客户,设计、开发、安装屋顶光伏电站,双方各自发挥自身优势,使只能做短期内的开发建设业务的光伏企业有能力长期持有并运营电站。另外这种类资产证券化手段可提高电站项目的财务杠杆比例(二次加杠杆),提升资金使用效率,盘活电站资产,对电站运营商突破融资瓶颈具有重要意义。虽然资金成本的上升影响短期利润释放,但IRR和ROE都有一定提升,适合快速扩张、抢占资源的民营企业。

(5)资产证券化:有利于产品创新,利益共赢   

国内光伏电站的资产证券化融资就是把已建成的光伏电站作为基础资产(既有资产),把光伏电站的未来收益做成资产包,在融资市场上进行出售来获取资金,再进行下一个光伏电站的投资建设。这是一种滚动式发展方式。做资产证券化的前提是必须有基础资产,即光伏电站,而且该光伏电站必须是没抵押的。   

光伏电站资产证券化的优点在于:

1)融资门槛低,市场需求广泛;

2)操作简便,期限灵活;

3)资金用途不受限制;

4)有利于产品创新,利益共赢。

而对应的缺点的是:

1)融资成本较高,需要投资者对光伏电站有一定的接受度;

2)相关法律法规有待完善。

(6)定增+可换股债券:适合国内市场,特别是民营运营商

民企在债权融资方面相比国企不占优势,但体制灵活、模式创新和执行力相比国企有一定优势,依托利润释放、业绩弹性和商业模式创新,结合国内资本市场比海外具有高估值的优势(特别是成长股),在较高价位进行股权融资,释放利润提升股价,再股权融资,实现融资性增长。   

(7)光伏产业基金:资金成本较高,难以用于运营期

基金是为了某一方向的投资将一定数量的社会资金集合在一起的投融资形式。光伏产业基金是以光伏电站建设为投资方向集合社会资金而建立的基金。光伏产业基金有利于解决启动资金的问题,促进分布式的发展,但是基金融资成本较高且资金来源有限,存在一定的风险。

国内首个专业光伏应用基金–国灵光伏应用产业投资基金由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牵头,由和灵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365光伏电站网等共同发起成立。该基金将以股权的形式投资大型优质光伏地面电站及分布式光伏电站项目。国灵光伏应用基金首期已完成融资5亿元,并选择当下条件最好的项目给予其启动资金支持,待电站建成后随即退出,预期收益率在10%-20%之间。此基金如果运作顺利可以撬动光伏电站投资资金百亿元,为我国光伏建设融资开启新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