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银行机构研究 > 银行运营 银行机构研究银行运营

银监会:松绑存贷比考核 推进信贷资产流转

  • 银行运营
  • 2016-02-09

【摘要】日前,银监会副主席周慕冰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透露,存贷比今后将由监管指标变为参考指标。在这一政策动向调整的背后,《商业银行法》正在着手启动首次修订,有望取消75%的存贷比硬指标,改为“符合监管要求的存贷比例”的温和表述。

近日,监管层频频吹风,对金融机构监管指标适度松绑,同时,简政放权的落实将促使民营金融机构设立成为常态化,一系列迹象表明,新常态下的金融红利在逐步释放。

业内专家认为,货币增量和存量的调节将让市场资金合理充裕,为实体融资提供“弹药”,但宏观调控不能解决金融领域多年来形成的垄断现象,打破金融垄断要靠金融,民营资本的力量不可忽视,未来金改红利将进一步释放。

松绑:监管考核随经济形势变动

日前,银监会副主席周慕冰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透露,存贷比今后将由监管指标变为参考指标。在这一政策动向调整的背后,《商业银行法》正在着手启动首次修订,有望取消75%的存贷比硬指标,改为“符合监管要求的存贷比例”的温和表述。

华泰证券银行分析师张帅认为,松绑存贷比考核意味着在资产端去掉了银行头上的紧箍咒,随着信贷投放额度自由度提高,进而能刺激银行业务运转自由度。

随着银行业务多元化,其负债来源渠道也越来越广,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存款增长压力日趋增加,但贷款增速相对较快,银行为了达到硬指标,投入大量资源拉存款,由此间接推高了银行的负债成本和资金价格,并且,存贷比时点考核也迫使银行月末、季末普遍出现冲时点等行为。

2014年6月6日,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表示,《商业银行法》明确规定存贷比是75%,必须依法监管,但随着金融市场的发展、商业银行资产负债结构多元化,当前为了更好地盘活存量,增加资金的有效供给,会根据情况相应调整存贷比的内容。随后,从2014年7月1日起,银监会调整存贷比计算口径,“三农”专项金融债所对应的涉农贷款、小微企业专项金融债所对应的涉农贷款等6项不再计入分子(贷款)。

除了银监会有松绑监管指标的动作外,央行也对“合意贷款”政策进行松绑。2014年11月,央行在三季度货币执行报告中首次以专栏的形式诠释了所谓的“合意贷款”,其指的是差别准备金动态调整机制,核心内容是指金融机构适当的信贷投放应与其自身的资本水平以及经济增长的合理需要相匹配。“总体上,合意贷款按照大体均衡、不大起大落的原则把握,但根据实体经济的实际贷款需求情况也有一定弹性和灵活度。尤其是农村金融机构可结合农业季节性规律,灵活安排贷款节奏。”央行指出。

“每年央行有信贷投放量的大致目标,每家法人银行也会有相应的信贷额安排。在新常态下随着金融推进,以前保持节奏3∶3∶2∶2的信贷投放节奏要求在未来不会再对所有银行‘一刀切’,在各个地区也会因地制宜来统筹监管。”北方某省的央行分支机构高层人士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

不仅如此,对于在经济下行期小微企业信贷风险暴露,银监会也提高了相应的容忍度,“商业银行就小微贷款业务制定尽职免责实施细则,只要银行工作人员严格履行了相关程序,勤勉尽责,贷款出现了风险,可免责。”周慕冰说。

调节:增量和存量释放资金流

各项监管指标松绑的意图正是为银行业保持合理充裕的资金流动性,为实体经济融资提供“弹药”,目前,银行业资金运作空间也进一步打开。周慕冰表示,在继续保持合理贷款增速的同时,进一步优化信贷结构,推动商业银行“投贷联动”机制研究,鼓励条件成熟的银行探索建立科技企业金融服务事业部,积极支持科技创业企业发展。

所谓“投贷联动”正是在风险投资机构评估、股权投资的基础上,商业银行以债权形式为企业提供融资支持,形成股权投资和银行信贷之间的联动融资模式。据了解,已经有一些股份制银行针对小微企业或科技型企业尝试“投贷联动”模式,由市场投资机构旗下基金投资的小企业为目标客户,借款人将股权质押给银行,获得的贷款资金用于企业正常经营周转。银行还为挂牌企业并购、资产重组提供顾问服务及融资支持,实施多方合作,为券商提供资产托管业务,也向合作券商推荐有挂牌意向的优质中小企业。

从央行的角度,今年将货币政策资金总量、价格调控和“定向放松”进一步结合起来。两次降准共1.5个百分点,银行业释放了4200亿元流动资金,央行还对农发行、农信社、村镇银行等农村金融机构额外进一步降准;对符合审慎经营要求且“三农”或小微企业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国有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也实施了定向进一步降准措施,加大了对小微企业、“三农”以及重大水利工程建设等的支持力度。与此同时,央行还利用多种货币调控工具定向对金融机构进行结构性调节。

社科院重点金融研究室主任刘煜辉指出,决策层非常灵敏地感知今年经济下行压力之大,央行一直意图维持较宽松的货币端,长期来看,要稳定增长,存量经济调整也是关键。对此,今年内信贷资产证券化的备案制和注册制双双落地。周慕冰指出,“要坚持用好增量与盘活存量并重。进一步推进信贷资产证券化和信贷资产流转业务,扩大信贷资产证券化发起机构范围和基础资产范围;推进由信贷资产登记中心开展的信贷资产登记托管业务,加快信贷资产流转。”

据银监会数据统计,在农村金融服务方面,今年一季度末银行业金融机构涉农贷款余额为24.6万亿元,同比增长12.9%;保障性安居工程贷款余额为1.4万亿元,增长63.2%。

放权:降门槛促民营金融“进场”

各种政策措施托底“稳增长”的同时,金融将更加凸显让市场发挥调节作用,民营金融机构“入场”将成为常态化。银监会对民营银行“成熟一家批一家”,开设数量不设限,并且消费金融公司、村镇银行都有望扩容,监管层同时鼓励民营资本入股,完善多层次和差异化的金融机构体系。

前不久,银监会修订相关规章制度推进简政放权,包括缩减审批链条,放开市场准入,地方银监局将承担相应更多的行政审批权。目前,成立民营银行就由地方银监局审核,再提交银监会批复。

央行方面,简政放权取消了已实现货币可兑换项目的事前行政审批、备案、许可、登记等程序,积极探索更加市场化的事中和事后监督管理的新模式,采取实行事后监管和“负面清单”式的管理,宏观上,建立人民币跨境流动宏观审慎管理框架。

北京大学社会科学学部主任、教授厉以宁就认为,宏观调控不能解决金融领域多年来形成的垄断现象,打破金融垄断要靠金融,相对于外生力量而言,内生力量更为重要。而宏观调控只是一种外生力量,通过金融使内生的市场经济机制发挥作用才是更彻底的。

“金融领域应当打破高度垄断的局面,发展民间金融机构是当前金融深化的重要一环,不可忽视。”厉以宁说,民营资本是充裕的,要设法把民间资本引向金融机构,包括容许建立更多的民营金融机构,形成能与控股的股份制银行竞争的股份制民间资本银行,而不仅仅限制于小额贷款公司、村镇银行。未来一段时期,金融红利将进一步得到释放。

Top